editing

世界首位媽媽級瑜伽冠軍!星級靚媽魏秋琪:都市人太容易忘記了快樂!

世界首位媽媽級瑜伽冠軍!星級靚媽魏秋琪:都市人太容易忘記了快樂!

六次參加國際瑜伽錦標賽,四次大獎在手。先奪兩銀一銅,最終金牌夢圓,魏秋琪太棒了!她不單是首名「港產」瑜伽冠軍,更是世界第一位得到瑜伽冠軍的媽媽。高手過招,式子難度從來不是勝敗關鍵,能夠戰勝恐懼的才是終極王者。從克服呼吸不順的難題,到超越分數必爭的比賽恐懼,魏秋琪以瑜伽的智慧尋回初心,抱擁人類與生俱來的快樂。


▲深藍色sports bra、深灰色yoga leggings all from Adidas

二零一三年,魏秋琪(Stefanie)第六次參加國際瑜伽錦標賽,她與四歲的兒子緊盯着分數顯示屏,心跳如雷,因為她與另一捷克選手竟是同分!最終Stefanie以指定動作些微優勢,力壓對手,奪得冠軍,兩母子興奮得相擁而泣。 「嘩,終於完成了終極目標,以後也不用比賽了。」Stefanie如釋重負地說。 作為媽媽級參賽者,她每天邊湊仔邊練瑜伽六至十句鐘,旁人覺得匪夷所思,主角卻不以為然。「也頗搞笑的,練習時發現孩子會突然爬到你身上,或者突然被他從後扯頭髮,我在平衡時,他又會推開我⋯⋯」

媽媽世界賽奪冠之道

縱使之前有三次跟冠軍擦肩而過,Stefanie沒有不甘心,只知道金牌尚未到手,比賽仍要繼續。「之前得到亞軍和季軍,其實也很開心。你問我是否一定要贏?我也不知道,但既然自己是good at yoga,參賽奪金似乎是指定要走的路。」 她表示,在高手雲集的世界級比賽,第二至十名的選手實力旗鼓相當,唯有冠軍才與別不同。「恐懼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它不會因為你苦練了一千次而消失。就像森林內的老虎,未必會出來咬你,但你因為心存懼怕,表現自然不夠完美。能夠毋畏毋懼專注地發揮水準,便注定是終極贏家。」

要戰勝恐懼比苦練動作的難度更高,為了贏,選手們可以去到好盡!「別以為穿紅底褲增加運氣是中國人才有,有些外國選手也會這樣做。當不能控制自己的恐懼,唯有借助外力支持。我當然沒有這樣做,但我發現奪冠那次,上台前的我是完全沒有笑容,朋友說︰『你笑,代表你仍想討好評判。』可能是因心無旁騖,才會成功。」

▲Mino Maestrelli間色連身短裙 from Twist

魏秋琪原是「藥煲」?

Stefanie與瑜伽結緣,也是因為要克服恐懼。於香港出生、加拿大長大的她,從小已有呼吸不順問題,每年總有兩至三次要進出醫院。「醫生也找不出原因,可能因為我是早產BB,或者是出於妒忌。我記得第一次發作,是妹妹出生的時候。」 難以呼吸的感覺實在太恐怖,Stefanie誓要找出解決方法。醫生說,可能是心理問題,她便修讀心理學;媒體說,瑜伽有助呼吸暢順,她便開始學習瑜伽。「每次發作,我便用瑜伽的呼吸法唞氣,真的很work,徵狀很快便消失,發作的次數亦愈來愈少。」

大學畢業前,反正閒着,她索性修讀瑜伽教練課程,然後順理成章當上瑜伽導師。「修讀心理學不過是為了克服個人的心理問題,我從來沒有想過朝這方面發展。適逢有朋友叫我教瑜伽,我又教得開心,便以此為職業了。」 她補充,教瑜伽是為outcome,並非為income。「無論學生學瑜伽的目的是為了減肥、減壓,還是減少痛症,當我能為他們改善問題時,那種滿足感是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覺得自己像義工,不單在幫人,也在幫自己。每次進入課室,便會忘記個人在生活上面對的挑戰。」

瑜伽不單為Stefanie克服了心理上的恐懼,同時放慢了這位急性子的步伐。「我從前是一個沒有耐性的人,總覺得自己是對的,想做便要立即做,也有執着的地方。瑜伽卻能影響心靈,它賦予你存在感,讓你毋須外求,都可以找到自我存在價值,在身體及心靈上達到平衡狀態。」

將快樂變成習慣

然而,Stefanie強調自己並非甚麼世外高人,她一樣有情緒,一樣有雜念,一樣會善忘。「我有時也會想吃零食;太多事情要處理時,亦會覺得忟憎。都市人太容易忘記了快樂。」

社會的標準、父母的期望、別人的目光、自我的要求⋯⋯讓人的思想變得不自由,久而久之,甚至忘記了快樂。「快樂是connect with自己,瑜伽令人上癮的地方,就是它令你知道內心真正的想法。例如,當你跟老公吵得面紅耳赤,被兒子氣得七孔生煙時,只要稍為停一停,細想這行為是否違背自己的初心,你自然懂得收歛,重拾快樂。」

雜念太多,亦是都市人煩惱的源頭。對於雜念,Stefanie不會逃避,而是接受。「現在大家都很習慣multi-task的生活模式,雜念多是常情。先要接受雜念的存在,然後透過呼吸或冥想,縮短停留在每一個雜念的時間,雜念便不會為你造成太大困擾。」

當然,我們都不過是凡人,雖然聽得明道理,卻未必做得到。「不要緊的,我也常常忘記,所以更需要不斷自我提醒,盡量把快樂的感覺延長,它逐漸便會變成一種新的習慣。」

瑜伽育兒法

Stefanie三年前帶八歲的兒子,將生活基地從加拿大搬回香港,並開設瑜伽工作室。「怪獸家長」肯定沒有Stefanie的份兒,朋友更笑說,她對兒子的管教是「過分鬆動」呢!「他現在就讀國際學校,很多事情,我都會讓他自己make decision,所以他比較獨立。」

這位瑜伽港媽崇尚自然,八年來只給兒子服過兩次西藥。「我相信身體有自動痊癒的功能。平日傷風感冒,只給他服用維他命C。至於服西藥的那兩次,一次是因為發高熱,一次是因為燙傷而入院。」不過兒子一樣健健康康,跑得跳得。育兒,從來不只一種方法。

photos by Jeff Ha
corrdination by tsui yi
makeup & hair by Jennifer Chan@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styling by Commonpeople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