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of Oscar 永別奧斯卡

by Ivan

十月二十日,美國時裝大師Oscar de la Renta因癌症與世長辭,享年八十二歲。令人安慰的是,老人家臨終一刻有家人及好友在身邊,但唏噓依然,因為時裝界又失去一位傳奇人物。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在時裝界,大家亦已經習慣這自然定律。Yves Saint Laurent、Alexander McQueen、Isabella Blow和Anna Piaggi一位又一位傳奇人物走進天國。Oscar de la Renta在時裝界打滾已有半個世紀,堪稱一代時裝大師,他比Gianfranco Ferré、Gianni Versace、Emanuel Ungaro、Christian Lacroix,甚至Karl Lagerfeld更早推出個人品牌。
 
美國尋夢
Oscar de la Renta出生於多明尼加,年青時在當地首都國立藝術學院修讀藝術,其後到馬德里進修藝術。畢業後他因緣際會下,進入了西班牙時裝大師Cristóbal Balenciaga的時裝屋擔任繪圖員和助理設計師。之後他移居巴黎,在一九六一至六三年期間,他得到機會在Lanvin高級訂製時裝屋工作。但他有感成衣設計會有利個人發展,所以便立定決心走到紐約碰機會。在友人介紹下,他獲得Elizabeth Arden(當時他們正要研發高級成衣系列)的一個面試機會,與此同時,他也爭取到Christian Dior的面試機會。
 
猶豫不決的Oscar de la Renta,跑去諮詢《Vogue》主編Diana Vreeland,德高望重的Diana Vreeland便着他取Elizabeth Arden而棄Dior,她說:「成衣設計會賺取更豐厚利潤,而且Elizabeth Arden本人不是設計師,她一定會提攜你,你的名聲會升得很快。在Dior,你會被他的名氣掩蓋。」
 

一九六一至六三年他替Elizabeth Arden設計的高級成衣系列,令他一夜成名。
 
就是這一番話,Oscar de la Renta最終選擇了Elizabeth Arden,在短短兩年期間,他在美國時裝界的名聲急速冒起。一九六五年,他效力另一美國時裝品牌Jane Derby,同年亦創辦了個人品牌。Diana Vreeland稱得上是Oscar de la Renta的啟蒙老師,而另外有兩位女性,對他的事業影響極大。分別是她第一任妻子Francoise de Langlade,她當時是法國《Vogue》主編,Oscar de la Renta在她穿針引線下,認識了很多上流社會名媛和大明星,前美國第一夫人Jacqueline Kennedy Onassis這位大客仔正是其中之一。因為Jackie O的名人效應和傳媒宣傳下,Oscar de la Renta在當時美國時裝界成為了大紅人。直到九三年,他事業有另一轉捩點,就是入主了法國老牌時裝屋Pierre Balmain,擔任高級訂製系列的創作總監,消息哄動美國時裝界,因為他成為首位獲得法國時裝界肯定的美籍設計師,也打破美國設計師只會做成衣設計的觀念。
 

Oscar de la Renta第一任妻子Francoise de Langlade當年在時裝界及上流社會人脈甚廣,成功為他開拓事業。


一九八八年Audrey Hepburn穿了Oscar de la Renta的設計出席CFDA頒獎禮。


年輕時的Oscar de la Renta,非常俊俏。
禮服的魔力
雖然相比Yves Saint Laurent或Christian Dior等時裝巨匠,Oscar de la Renta是沒有甚麼影響後世的驚世系列,不過他的高訂時裝總是有一種令女人難以抗拒的魔力。而粉紅色,更仿佛成為他的個人標誌,他曾經說:「女人總覺得黑色會使人漂亮,她們是錯的。粉紅色那像妝容的色彩和溫暖感,才是令女人最耀眼的。」在時裝界,紅色代表了Valentino,而粉紅色,一定是Oscar de la Renta。另外公主式傘裙、絲絨、荷葉邊、花圖案和蝴蝶結,都是他的設計特色。這四十年,由Jackie Onassis到今時今日,他的名人明星客戶多不勝數,Michelle Obama、Hilary Clinton、Nancy Reagan、Laura Bush、Anna Wintour、Barbara Walters、Sarah Jessica Parker、Oprah Winfrey和Cameron Diaz等等都是他忠實粉絲。他曾經說:「我只會設計女人想買的衣服。」對Oscar de la Renta愛護有加的Anna Wintour,讚揚他最懂女人心,知道女人想要甚麼。事實上Oscar de la Renta的女裝設計已成為一眾女人甜心。去年美國某大機構的一個零售店舖調查指出,Oscar de la Renta位於曼克頓的旗艦店,是全美人均消費最高的一間時裝店,光顧他店舖的客人平均單次消費,多達二萬五千港元,那可想而知,穿Oscar de la Renta的女人,都是非富則貴,而且對他情有獨鍾。
 

在Anna Wintour介紹下,Sarah Jessica Parker和Oscar de la Renta結成好友,她亦不時穿着其設計行紅地氈


粉紅色是Oscar de la Renta的招牌菜,女歌手Taylor Swift今年出席Met Ball所穿的晚裝,一看便知道是誰設計。


當年Jacqueline Kennedy Onassis除了鍾情Valentino和Givenchy之外,也是Oscar de la Renta的忠實粉絲。


因為Diana Vreeland一句話,Oscar de la Renta主力向成衣設計發展,但論吸睛度,始終不及他的高級成衣


九十年代中他曾效力Pierre Balmain,當年他所設計的高級訂製服,非常漂亮,獲得一致好評。


前美國第一夫人兼國務卿Hillary Clinton都是他的大客仔,一九九八年她登上美國《Vogue》封面的那條絲絨裙,就出自他手筆。
 
Oscar de la Renta已撤手塵寰,他的女人還會繼續追隨嗎?他生前將品牌設計重任交托給Peter Copping(Nina Ricci前創作總監),這是一個安全而保守的決定,因為在商業層面看,Peter Copping的成衣設計確實拿捏得不錯。但筆者卻有一大疑問,為何繼任人不是John Galliano,他和Oscar de le Renta既曾經在創作室合作過,其剪裁功力以至塑造女性高貴媚態都極盡能事,Oscar de la Renta品牌在他手上,理應更有化學作用。不過現在米已成炊,祝願Oscar de la Renta一路好走吧。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