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e & Fashion 點金聖手

by Ivan

在時裝界,權力是奢侈品,主宰一切。而擁有權力的人,更有能力點石成金,化水為財。但後天努力得來權力的人,也要具備先天賦予的洞悉力,才可以真正鍊成點石成金之術。

在時裝界擁有權力的人其實有很多,但同時擁有洞悉力的人卻不多。洞悉力或個人眼光,由先天賦予,能觀人入微,看事物比別人通透,是一種純感官和分析力結合的技能,絕對是成就大業背後不能缺少的條件之一。

淘寶走入連卡佛
早前,得悉連卡佛時裝總監Sarah Ruston正力捧一位中國新進設計師,而且更攜同她出席今年五月在紐約舉行的Met Gala,可見其受寵程度。在好奇心驅使下搜尋這位設計師的背景,她名叫劉旻,畢業於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曾效力Viktor & Rolf和Ports 1961,於二零一零年在廈門創立品牌MS MIN,首個秋冬系列在淘寶發售,但短短三年時間,她的設計在淘寶成為熱賣產品,也開始得到內地媒體關注。去年連卡佛於上海開設旗艦店,為了推廣中國新銳設計師,Sarah Ruston便從過百位候選名單中,揀選了三位最有潛質的生力軍進駐新店,其中一位就是劉旻。而她的品牌MS MIN,成功由淘寶走入連卡佛,亦締造了一個時裝界神話。MS MIN的設計雖未至創意非凡,但亦緊貼潮流趨勢,甚有市場銷售能力,會否衝出國際揚威海外,此乃後話,不過可以推斷,Sarah Ruston藉此是想塑造自己成別具慧眼的時裝女皇。


連卡佛時裝總監Sarah Ruston攜同內地設計師劉雯出席今年紐約Met Gala盛會,亦落力向媒體推銷其品牌MS MIN。

眼光獨到的時裝教母
經典時裝女皇,還數Joyce Ma、Joan Burstein和Maria Luisa。Joyce Ma於一九七一年在文華酒店開了第一間Joyce Boutique,獨具慧眼的她,當年率先引入多個還未成名的設計師品牌,包括Comme des Garçons、Yohji Yamamoto、Kenzo、Issey Miyake和Giorgio Armani等家傳戶曉名字。當年就連美國著名百貨店Sak's Fifth Avenue和Bloomingdales都讚賞Joyce Ma的眼光和品味。而日本國寶時裝大師Yohji更對Joyce Ma敬重非常,零七年Joyce Boutique三十五周年誌慶,Yohji更攜母親遠渡來港及上海出席新店開幕,以表Joyce Ma對他提攜之恩。在英國時裝界地位崇高的Joan Burstein,是著名時裝店Brown's創辦人。一九八四年,寂寂無名的John Galliano那個以法國大革命為靈感的畢業系列“Les Incroyables〞,吸引了Joan Burstein,她更買下來,並放在時裝店櫥窗作陳列和發售,最後整個系列迅速售罄。巴黎時裝教母Maria Luisa亦眼光獨到,其時裝店更是孕育新星的搖籃,Martin Sitbon、Carven、Manish Arora、Haider Ackermann和Cedric Charlier都是她提攜出來。她們三位同樣具備敏銳洞悉力,知道那位設計師是可造之材,再運用權力,發揮了點石成金之術。


John Galliano當年的畢業系列被Joan Burstein全數買下,並放於Browns時裝店作陳列和售賣,令John Galliano正式踏上光輝事業。


巴黎時裝教母Maria Luisa,其時裝店孕育過不少成功設計師品牌。


Maria Luisa獨具慧眼,一早已經看好Haider Ackermann和Manish Arora會大紅大紫。

傳媒也能呼風喚雨
時裝傳媒也有能力呼風喚雨。現為Condé Nast報業集團藝術總監兼美國《Vogue》主編Anna Wintour是佼佼者。她樂於提攜新人,且成功率甚高。零三年她創立CFDA/Vogue Fashion Fund,以支持美國新進設計師。當Alexander Wang剛開設創作室,她已經給予對方很多品牌運作上的意見。設計師Phillip Lim在創辦品牌兩年後,亦因為Anna Wintour主動提出約見和協助,也在雜誌給予高度評價,最終3.1 Phillip Lim成為了今日的人氣品牌。Anna Wintour很早已經洞悉到Phoebe Philo的才華,據說並替她牽紅線加入Céline,令品牌叱咤風雲。世界最具權威的時裝教母Diana Vreeland,其洞悉力同樣厲害,力捧Gianni Versace離經叛道的設計。殿堂級攝影大師Richard Avedon,當年由《Harper's Bazaar》過檔美國《Vogue》,亦因為得到她賞識而享譽國際。另一已故著名時裝作家Anna Piaggi,同樣眼光犀利。六十年代中,在Missoni還未推出首個系列,她已經在意大利《Vogue》專欄裏提及,而著名帽子設計師Stephen Jones和皮鞋巨匠Manolo Blahnik都是她一手提拔。最後又怎可以不提已故的Isabella Blow,這位著名時裝編輯,正是捧紅Alexander McQueen和Philip Treacy的大恩人,他們之間的關係,亦早已成為家傳戶曉的故事。

以上大人物,都以行動和理念告訴我們,時裝界最需要,不是單純擁有權力而只懂自我陶醉的人;而是擁有權力而又會無條件付出的伯樂。


Isabella Blow當年非常欣賞Philip Treacy,不但讓他在其寓所地庫設立創作室,更介紹一眾時裝大師給他認識,而她同時身兼形象大使。


時裝界教母Diana Vreeland不但有品味和前瞻性,而且洞悉力非常高,攝影大師Richard Avedon就是她一手提拔出來的。


皮鞋巨匠Manolo Blahnik於初出道時,亦多得Anna Piaggi提攜才大紅大紫。


當年Missoni還未正式以品牌名字推出時裝系列前,Anna Piaggi已經非常欣賞創辦人Ottavio和Rosita Missoni的布料設計。


Anna Piaggi生前所戴的帽子都是Stephen Jones所設計。


Phillip Lim初出道時,Anna Wintour曾經致電給他並主動提出幫忙,現在Phillip Lim事業有成,品牌愈做愈出色,她居功不少。


Anna Wintour在時裝界位高權重,有點石成金之能力,現將Céline成功改革的Phoebe Philo,正正是Anna Wintour一手拉攏她和LVMH。(右為Céline總裁Marco Gobbetti)

Alexander McQueen
當年Isabella Blow以五千英鎊買下Alexander McQueen的畢業系列,自始成為知己好友,亦令McQueen成為家傳戶曉設計師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