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訂之路

by Ivan

高級訂製﹙haute couture﹚從來都是好看不好吃的一門生意,尤其在今天社會大氣候下,既賺不到錢,也消耗人力物力和時間。不過這百年傳統技藝,理應得到尊重和保留,就像歷史建築物一樣。但面對社會環境和消費態度轉變,時裝屋要經營高級訂製就不可以再墨守成規,得迎合市場和看風駛舵。

haute couture 1
(from left)
粉綠色喱士綴亮片刺繡束衣長裙及喱士運動鞋;
白、粉紅、淡紫紅及黃色羽毛刺繡半截裙、短身上衣及喱士運動鞋;
綴花朵及晶石刺繡單肩束衣連身裙及淡粉紅絲緞披肩;
粉色羽毛刺繡吊帶連身裙、束衣及短身羽毛外套
All from Chanel 2014 S/S Haute Couture

去年十一月英國財經雜誌《Spear's》分析全球百萬富翁性別比例,發現亞洲發展中國家的女富豪比重,較西方發達國家還要高,反映亞洲女性已經獨當一面,而中國女富豪數量更排名世界第一。全球二十位擁有十億美元身家的女富豪,中國就佔了十一位。今年二月發表的《胡潤百富榜》,內地擁有十億美元身家的富豪便多達三百五十八位,只僅次美國。假設中國所有超級富豪都已婚,他們的妻子便成為各時裝屋最理想的客戶。
 
chanel haute couture 1
chanel haute couture 2chanel haute couture 3
Chanel把十間地位尊崇的法國頂級工藝坊收納於旗下,滋育珍貴而源遠流長的承傳,對高級訂造服的文化極為重要。每件珍品都經心打造,製作至少需要數百小時。
 
 
高訂運動風
二零零六年,Chanel主帥Karl Lagerfeld曾經率領大軍,於香港邵氏片場舉行了一場盛大的高訂時裝秀,是品牌首次於亞洲發表haute couture,不惜大灑金錢,以旅費全包方式,邀請數十位來自內地和台灣等地的超級客戶和富豪出席,Karl Lagerfeld和團隊更留港三天,專誠為有興趣訂造的個別客戶商討。今年Chanel再次將全個haute couture系列帶到香港,以方便尊貴客戶落單,聲勢雖然不及零六年般大鑼大鼓,但亦引起極大迴響,令業界意識到,從事couture的時裝屋已經要向亞洲市場獻媚,來擴大生意以維持穩定發展,甚至變成一門可以賺錢的生意。說起Chanel這個二零一四春夏高訂系列,在高訂設計史中有一重大突破,就是革命性地出現了運動鞋,此外,服裝設計和手工,都明顯較明快利落。Chanel高訂系列出現運動鞋,其實正表露了高級訂製的生態環境,已受到時代和潮流衝擊。皆因運動鞋已成為主流時尚指標,由Nike、New Balance、Valentino,到Givenchy的貴價運動鞋都大受歡迎,Chanel便唯有求變去迎合市場,是對社會的神經反射,樂觀正面看,其實都屬創新。
 
chanel haute couture 4
Chanel Couture破天荒地推出運動鞋,索價約四千歐元。
 
 
Chanel之後,Christian Dior都先後於二零一二和去年,將巴黎的高訂系列移師上海發表,亦引起廣泛關注。對內地土豪而言,一向遙不可及的高級訂製,絕對是正中下懷,加上深奧的法式傳統工藝,在他們知識領域仍然是陌生的東西,所以兩大品牌把高訂業務推展至亞洲,也是理所當然。
 
chanel haute couture 5
壓軸的晚裝是通透刺繡薄絹與蕾絲珠片及羽毛點綴,手エ非凡。
 
chanel haute couture 6chanel haute couture 7
上裝、半截裙及腰位設計著重靈活,穿上後亦活動自如,Couture已不再只於隆重晚裝,也適合日常穿着。
高訂less is more
 
Elie Saab 1Elie Saab 2
Elie Saab近年走勢凌厲,深受女星歡迎,在紅地毯的爆光率相當高。他的高級訂製亦貫徹了成衣系列風格,女性化和細緻手工共冶一爐,在市場上應該會有不俗成績。
 
 
另外由Raf Simons主理的Christian Dior高訂系列,繼續貫徹其less is more的設計理念,他的高訂設計在外形甚至是技術剪裁上,都和成衣系列如出一轍,非常簡約,線條明快,相比起John Galliano年代的Dior高訂系列,完全是南轅北轍。以前John Galliano所設計的Dior,視覺豐富,而且喜歡表現誇張剪裁技巧,如今的Dior高訂設計,卻有如泉水般清澈。
 
Christiaan Dior haute couture 1
Christian Dior的高級訂製設計,愈來愈簡約,剪裁亦比以往的更明快利落,都是迎合潮流的一種轉變。
 
Christiaan Dior haute couture 3Christiaan Dior haute couture 2
Raf Simons的Dior高訂設計崇尚清雅,捨棄昔日Galliano的浮誇華麗,在技術層面,的確可省卻成本而調低售價,從而有助推銷給客戶。
 
 
鍾情視覺效果的人會認為這種高訂設計淡而無味,但事實上,潮流和消費者口味已經改變,就好像音樂潮流,Raf Simons就是Lorde,John Galliano則是Celine Dion。所以自Raf Simons入主Dior後,營業額一直飆升,都是有根有據。而Valentino、Vionnet和Viktor & Rolf的高級訂製系列,亦捨棄金碧輝煌風格,加入成衣設計元素,令高不可攀的高級訂製變得平易近人。正如Viktor & Rolf的春夏高訂系列,以芭蕾舞為靈感,但那些設計卻有如成衣,相反Viktor & Rolf以前所設計的成衣系列更像高級訂製。不過換個角度看,當製作一件couture的繁複程度減低,售價也可相對調低,其實亦有助向顧客推銷。
 
Valentino haute couture 1
Valentino的春夏高訂系列沒有一面倒地充斥大量繡花手工,平實簡約設計也佔了一半比數。
 
 
再舉個例子,由Riccardo Tisci所設計的Givenchy高訂服飾,都獲得業界一致好評,他堅持用極度繁複的手工和剪裁來製作,例如把鱷魚皮縫紉成一件立體圖案的外套,每款設計都刺激眼球,正因為手工非常複雜和耗時,所以有指其高訂系列售價非常昂貴,甚至遠高於Christian Dior和Chanel,雖則那些傑作獲得一致讚賞,但設計偏離市場也無濟於事,在叫好不叫座情況下,Givenchy為削減開支,便於去年一月宣布無限期擱置推出高級訂製,只接受個別客人訂單和明星度身訂製紅地氈戰衣而已。當Christian Lacroix和Givenchy都相繼退出高級訂製行業,就更引證了haute couture的式微。
 
Givenchy haute couture 1
Givenchy現已脫離了高訂行列,是因為Riccardo Tisci所設計的couture,手工和剪裁都極其複雜,以致訂造價錢非常昂貴而令顧客卻步。
高訂時裝夢
 
回到二次大戰時,巴黎的高級訂製時裝屋數量便多達一百零六家,工匠多達三萬五千人,全球顧客更達一萬五千人。但時至今天,巴黎高訂時裝屋數量只剩下十六家,全球顧客只有二千人,定期光顧的更不足二百人。現時能夠有前蘇丹王妃Mouna Ayoub這麼豪氣的couture買家已經少之又少,她是高級訂製界的超級VIP,時裝屋會派員到她位於摩洛哥的豪宅進行度身,因為她平均一季在巴黎便訂造二十多件couture。Mouna Ayoub坐擁一千六百件couture,總值高達十億歐元,而每一件couture更不會穿多過一次,有些更是簇新未穿着過,所以她被喻為是高級訂製界的女皇。站在時裝屋的立場,他們當然希望愈多王妃級顧客便愈好,但事實卻不然。雖然亞洲富豪和女富翁的人數在不斷上升,但亦不代表她們對couture的了解和接受能力已達到Mouna Ayoub的水平,所以,Christian Dior和Chanel來到中國推廣教育便成為時裝屋的希望工程,他們在設計上的改革和創新,也是一種適者生存的求生方式。去年,已故巨匠聖羅蘭的愛人Pierre Bergé接受雜誌訪問時,曾慨嘆說:「今天,高級訂製是個笑話,誰說它仍重要的人是在做夢,因為售價瘋狂,沒有人會再購買,它不再屬於這個年代。」當某些時裝屋在嘗試扭轉乾坤之際,高級訂製究竟是夕陽工業,還是會有一天甦醒過來?
 
dream of haute couture 1dream of haute couture 2
老實說,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設計自從Margiela離開後已經出現疲態,高級訂製展現不到couture精髓之餘,設計亦嚴重脫離市場需要,相信不久將來他們將會撤出couture行列。
dream of haute couture 3dream of haute couture 4
Jean Paul Gaultier的春夏高訂系列以蝴蝶為靈感,看他的設計其實是一種享受,但市場的接受程度又是另一回事。dream of haute couture 7
Marco Zanini發表的首個Schiaparelli春夏高訂系列,感覺非常Yohji Yamamoto,成績不過不失,但在這個市場環境,能否以高訂系列令Elsa Schiaparelli這個老牌時裝屋起死回生,則有點懷疑。
dream of haute couture 8dream of haute couture 9
已紮根巴黎的中國設計師Yiqing Yin,甚欣賞其剪裁功力和手藝,雖然這個春夏高訂系列整體比之前作品平淡,但仍看到有亮點設計。
dream of haute couture 5dream of haute couture 6
左:Viktor & Rolf以前所做的成衣系列,比這個春夏高訂系列明顯更有couture的格調。
右:Hussein Chalayan協助Vionnet推出的半高級訂製系列,感覺似成衣系列多一點。
 
photos by Hakka  
assisted by Duncun
styling by Genie Yam  
assisted by Katie Yip
hair by Billy Hai from Queen's Private I
assisted by King 
makeup by Kathy Chow and Gigi Liu
model by Greta P from Model International, Natalia K, Lauren H and Jasimine D from Model Managemen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