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界的dream team(下)

by Ivan

Dolce & Gabbana多年來的廣告都是Steven Meisel和Steven Klein一手包辦,但今年春夏季,Domenico Dolce卻親自操刀拍攝。
 
長情難再
回想三宅一生、Gianni Versace和Calvin Klein的例子,會感嘆「長情」在現今時裝界已經賣少見少。能夠找到彼此互相欣賞的已經難能可貴,可以持之以恆地合作就更難得。今日的時裝品牌和設計師只顧追求多變和新鮮感,Prada和Louis Vuitton都不會只聘用Steven Meisel獨攬所有廣告;Versace近年聘用攝影界新貴Mert Alas & Marcus Piggott之前,都曾經與Mario Testino和Steven Meisel相好一段日子;Dolce & Gabbana一樣貪新忘舊,自去年春夏廣告已經轉用意大利攝影師Giampaolo Sgura,合作多年的Steven Meisel和Steven Klein已經不在廣告名單之上,今年的春夏廣告,設計師Domenico Dolce更親身上陣操刀拍攝。
 
既然一紙婚約都不能保證一生一世,更何況沒有合約維繫的一種職場關係。合久必分,貪新忘舊,人之常情,這就是時裝界的行為模式。
從Versace最新廣告觀察到,Donatella Versace是沒有Gianni Versace這麼長情,因為繼Steven Meisel和Mario Testino之後,二零一一秋冬季開始她再度移情別戀,愛上攝影新貴Mert Alas & Marcus Piggott。
Givenchy今季廣告由攝影師新貴Mert Alas & Marcus Piggott操刀,Carine Roitfeld作形象指導,強調仿似無化妝無整頭的真實美。
攝影師Juergen Teller自一九九八年已和Marc Jacobs合作,是時裝界公認的夢幻組合。
Mulberry自二零一一春夏季開始,便棄用Steven Meisel,改由Tim Walker(右)拍攝廣告,品牌形象變得更鮮明,看來他們將會成為另一夢幻組合。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