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制裁的文字

by Ivan

投身時裝傳媒多年,慶幸有平台可以讓我暢所欲言,以文字發聲。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很多行內人受到內外環境施加的制肘,足以令文字卻步,最後淪為唯唯諾諾的奉承話。不甘受約束而盡情發聲的,只會被視為濫用文字危害時裝的滋事分子。近期時尚界便有多宗文鬥事件。


Cathy Horyn在《紐約時報》的評論文章一向以詞鋒銳利和刻薄見稱,在剛閉幕的春夏時裝周,更成為了眾矢之的。

時裝傳媒界的中堅分子Cathy Horyn,在《紐約時報》擔任時裝評論員已有十四年,相比起名氣和行內地位更高的Suzy Menkes,Suzy的評論往往是包裝得美輪美奐的稱讚,略欠尖銳。相反,Cathy Horyn多是暢所欲言的批評,雖然被時裝師和品牌杯葛,有人說她用詞刻薄,濫用文字攻擊別人以博取收視率,但我不表贊同,因為時裝界和社會、政治層面一樣,是有正有負,怎可能只存在一面倒的好評?早前剛完結的二零一三春夏時裝周,Cathy便成為眾矢之的,因為她的文字再次引發爭端。

L:美國時裝大師Oscar de la Renta不甘被Cathy Horyn的文字羞辱,在《WWD》發公開信向她還擊。

R: Oscar de la Renta的2013春夏系列

都是文字惹的禍

率先發難的是美國殿堂級大師Oscar de la Renta,於九月十四日,他在《WWD》刊登了全版致Cathy Horyn的公開信。內容是回應Cathy Horyn早前在文章裏以"hot dog"(解作show-off)一詞形容大師的春夏新作,不甘被羞辱的Oscar de la Renta在公開信以一句"a stale 3 day old hamburger"(意思可解作不新鮮和過時)回敬,他強調不介意衣服設計受到批評,但人身攻擊的評論就不能接受。雖然Cathy Horyn事後解釋"hot dog"一詞是比喻他像魔術師表演戲法,不過大師依然怒不可遏。在一星期後的Mugler時裝秀上,貴為品牌音樂總監的樂壇天后Lady Gaga,為了這場秀把新單曲〈Cake like Lady Gaga〉重新填詞,並以Cathy Horyn和其男友Art Ortenberg做主角,歌詞充斥大量三級粗言穢語。


曾經被Cathy Horyn文章嘲諷的Lady Gaga,在Mugler春夏秀上以粗鄙歌詞反擊對方。

原來去年Cathy在文章曾嘲笑Lady Gaga的衣着品味。接踵而來是十月二日,新上任Saint Laurent主帥不久的Hedi Slimane在個人Twitter向Cathy Horyn發功。事緣Cathy Horyn沒有被邀出席Saint Laurent春夏秀,隨後她在文章寫道:「Raf Simons早已有skinny suit設計,然而Hedi Slimane卻堅持自己是原創者,我期望他有更多創意,但這新系列讓我感到他在離開時裝設計界五年後,好像跟時裝脫了節。」從來很少公開回應的Hedi,破天荒在公開信說:「有人說她只是一位普通和土氣作家,我不認同,她也有建樹,最大成就是幫Bill Blass的書撰文吧,不過我沒有看過,如果可以有助銷售我很樂意推介這書。我關心的,是她永遠不會被邀出席Saint Laurent,但應該可以得到Dior一兩個坐位。」其實早在多年前,Cathy Horyn已經跟Carolina HerreraNicole Miller、Dolce & Gabbana、Helmut LangVera WangGiorgio Armani結怨,最終被拒諸時裝秀門外。而導火線,當然是她的負面評論直插設計師最敏感地帶,試問有哪位時裝設計師會認為自己的設計不漂亮?


Suzy Menkes曾經開罪Dior,不過她的評論文章比起Cathy Horyn,已經很包容,可見儘管出名,也要看人眉頭眼額。

黑名單事件簿

不過就算再地位崇高的Suzy Menkes,貴為《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的台柱,也曾經遭到品牌杯葛。在零一年,她因為彈評Christian Dior的秋冬系列,而被LVMH老闆Bernard Arnault親自下令,禁止她出席集團旗下品牌所有時裝秀。當然,今日Suzy Menkes已被解封,因為她以歌頌式文字換來友好關係。另一已故的著名評論員Richard Blackwell,他早於一九六零年在《Amercian Weekly》舉辦一年一度的十大最差女士衣着選舉,被他批評過的女星多不勝數,如Britney Spears、Christina Aguilera、Madonna、Victoria Beckham和Bjork等。他出名詞鋒銳利,曾寫道:「我不是有心去傷害這些人,我只想脫下她們的衣服罷了。」「時裝設計師已經忘記了他們的工作是提高女性質素,或者我應該增設十大最差時裝設計師選舉吧!」他自然換來不少明星和設計師的杯葛行動。

另一效力英國《The Guardian》的著名時裝評論員Hadley Freeman亦不能幸免,她曾因批評Paul Smith的設計而被禁止踏足品牌時裝秀一年,而Jean Paul Gaultier更揚言將她列入黑名單一輩子。比Suzy Menkes地位更高的殿堂級時裝作家Colin McDowell,也曾經在文章譏諷Karl Lagerfeld而被列入Chanel的黑名單。可想而知,在現今時裝界,文字是多麼受壓,因為每一字每一句都備受設計師和品牌監察,評論員的善意批評也會被視為惡意生事,品牌的杯葛和黑名單行動,成為抑制文字的最有效滅音器。很多年前Cathy Horyn說過現今的設計師和品牌,僅會站在自己角度看報道,我非常贊同。如果一位專業時裝評論員,只寫設計師喜歡看的文字,說品牌喜歡聽的話,沒有生命的文字和說話,何來存在價值?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