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升級再生

by Ivan

全球氣候暖化問題迫在眉睫,在社會觸發起的一連串環保運動,民間開始意識到環保的重要性;各大企業品牌開始以良心推出環保概念設計,而「環保」二字更被標籤為時尚。 

近年各國政府和商業機構都致力推動環保運動,「環保」兩個字已經被標籤為一個"trend"。而時裝品牌也藉此標榜自己發財立品,推出良心產品的良心企業。撇開背後動機是出自真心或假意,其實它們的環保時裝都有其貢獻,例如那些有機棉,就是採用不含有害農藥及肥料種植而成的棉花,取代化學製的天然染料,還有其他以再生物料如塑膠製成的時裝,以及一些可生物降解物料,某程度都減少了環境污染。
Martin Margiela
Martin Margiela 

再生概念
而近年,除了recycle概念外,upcycle這種以棄置物料再造兼提升產品的品質及用途的設計概念更受到各大品牌採用。時裝界最早發起upcycle概念是Martin Margiela,他早在二十年前已經用膠袋做衫、破爛舊皮褸拆件再成皮褸、舊皮手套做做背心,將環保概念打造得非常前衛。直到零一年成立的紐約時裝品牌Imitation of Christ,設計師Tara Subkoff同樣以二手舊衣服打造出令時裝界驚嘆的系列,其後另一紐約品牌Libertine也加入行列。不過礙於當年民間對環保時裝認知不深,所以在備受冷落之下唯有放棄。

作為一間大企業和超級品牌,擔起帶頭作用是非常重要,Hermès發揮了應有的社會責任。於零九年,他們成立名為"Petit H"(Petit在法文解細小)的藝術創意活動,概念是將剩餘物資轉化成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例如將破碎的瓷碟製作成掛畫,也試過將品質不合格的Birkin手袋製作成掛牆鐘,也有把製作手袋的剩餘皮革縫製成小鹿擺設。該藝術創意環保活動的幕後功臣,由品牌藝術總監Pascale Mussard召集一班創意非凡的藝術家製作,無設計限制,提倡純自由創作。今年四月該展覽活動於德國舉行,而九月底更會移師到香港舉行。

 

品牌社會責任
去年春夏季,瑞典連鎖品牌H&M推出環保概念系列H&M Conscious Collection,利用不同環保物料,推動可持續性發展的成衣設計,其環保意識當然才是重點。除了最基本的有機棉外,他們更以recycled polyester製成衣服,雖然零售價會因production cost而提升,但民間反應看來已經接受了循環再造的時裝概念。根據國際紡織交易所統計,H&M是全球第五大消耗有機棉的品牌,由零九年的八千五百公噸升至一零年的一萬五千公噸,這數據代表了H&M履行了環保社會責任,也顯出如此一個龐大成衣企業,若然連一丁點環保意識也沒有,是會產生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另一跨國際成衣品牌Esprit,在今年春夏季亦推出一系列循環再生T-shirt和牛仔服,它們以生產過程中剩餘的布碎循環再造,並由本地年輕設計師Janko Lam設計一系列便服,強調是不作任何重新染色工序,在生產過程中更減少用水、用電量和溫室氣體排放,紡織廢料亦會大大減少。
歐洲人和企業的環保意識,都比亞洲和美洲國家高,英國是其中典範之一。早於零三年,英國品牌Terra Plana以植物染料染色的皮革,同時使用舊絨外套和舊皮製品等廢料循環再造物料設計運動鞋,當年獲英國《觀察家報》選為年度「良心時裝」獎。而另一英國大型超市Tesco,在一零年亦邀請英國品牌From Somewhere推出名為Florence & Fred的環保時裝系列,Tesco以倉庫剩存的舊衣服,給予設計師創作出全新服飾。Vivienne Westwood於一零年和國際貿易中心,合作推出的「良心非洲」企劃,也強調利用再生資源,例如今季配飾設計上的黃銅,是來自肯雅內羅畢貧民窟的被棄置金屬,還有一些皮革和布碎循環再造的物料。
雖然至今環保時裝概念運動仍需努力,能夠像Stella McCartney或H&M這些大企業擔起社會責任的,只是寥寥可數。想深一層,作為消費者,我們也有義務履行社會責任,不身體力行支持環保時裝都好,對衣服抱着"buy less, last longer"的宗旨,已經功德無量。



Espirt亦支持環保時裝,在今年春夏推出了一系列recycled便服設計


Vivienne Westwood的良心非洲企劃強調利用再生資源


英國皮鞋品牌Nina Dolcetti,也會利用recycled leather來做設計

 

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Cosmopolitan 334號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