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不是女模

by Ivan

去年CFDA(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才發出指引給國內設計師和品牌,呼籲他們不要聘用十六歲以下未成年兒童參與時裝騷

時裝設計師很多時為了創新而製造不少爭議話題,更愛挑戰傳統,Marc Jacobs是其中之一,早前他在紐約發表二零一二秋冬系列,就請來兩位未成年女童走騷,引起各地媒體評論,社會批判之聲不絕。但Marc哥依然故我,誓保創作自由,一場道德與創作之戰正式展開。

去年CFDA(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才發出指引給國內設計師和品牌,呼籲他們不要聘用十六歲以下未成年兒童參與時裝騷,雖然非強迫性規條,但很多設計師都遵照了指引,就偏偏唯獨是Marc Jacobs不守指引,在二月發表秋冬系列時裝騷時聘用了兩位未成年小女模,分別是十四歲、來自美國的Ondria Hardin和十五歲巴西籍的Thairine Garcia。

接受童星,但接受不到童模
Marc Jacobs一向我行我素,各地衛道之士矛頭直指他利用時裝,鼓吹孌童。對外界譴責,Marc理直氣壯說:「我想做一場怎樣的時裝騷是由我來決定,不是由別人告訴我應該怎樣做,如果她們的父母都同意,我想不到有甚麼不能做的理由!」去年美國名設計師兼CFDA主席Diane Von Furstenberg,亦曾經聘用了一名只有十五歲女童Hailee Clauson參與秋冬時裝秀,被揭發後她翌日發致歉聲明。但Marc Jacobs的回應卻在挑釁社會衛道之士,加上他有前科,於零七年曾經請來只有十二歲的荷里活童星Dakota Fanning拍廣告,去年Marc by Marc Jacobs的秋冬廣告再請來只有十三歲的童星Elle Fanning(Dakota妹妹)代言,而Dakota去年為Marc拍攝的香水廣告Oh,Lola!,亦因為意識不良和賣弄兒童色情被英國禁止刊登。面對各方批評,Marc不作妥協,其實他說不明白大家為何接受童星拍電影,但接受不到女孩模特兒,這界定也很值得商榷吧!可以肯定是這風氣近年在時裝界急劇蔓延,今年春夏季Versace的首個Young Versace童裝廣告代言,主角便是超模Cindy Crawford女兒Kaia Gerber,今年她只得十歲而已。另一超模Kate Moss的同父異母妹妹Lottie Moss,因為出席姐姐婚禮而被星探發掘,只有十三歲的Lottie亦已經簽約給姊姊的模特兒公司。

Marc Jacobs一向我行我素,各地衛道之士矛頭直指他利用時裝,鼓吹孌童。

十歲能登上時裝大片
相比美國、法國和意大利,英國則對十六歲以下兒童有更大監管。英國時裝協會早於零七年已規定設計師不能聘用十六歲以下兒童走騷,所有模特兒在時裝周前都要提供護照以驗明正身。相反,意大利和法國監管較少,去年Miuccia Prada不但聘用十四歲的Ondria Hardin拍攝Prada秋冬廣告,亦請來只有十四歲的荷里活童星Hailee Steinfeld擔任Miu Miu廣告代言,而Miu Miu其中一張坐鐵路路軌的廣告更被英國廣管局批評有自殺意識而遭禁制刊登。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聖誕特別號的法國《Vogue》,其前主編Carine Roitfeld聘用當時只得十歲的法國女孩Thylane Lena-Rose Blondeau,拍攝一輯時裝大片,而當中最具爭議性是這位小女孩濃妝豔抹,穿高跟鞋,姿勢誘人地拍攝照片。但對於外界爭議和英國母親聯盟猛烈抨擊,女孩母親卻認為照片沒有不雅,是衛道之士小題大做而已。
雖然有很多思想開放的人會認為社會對此現象過敏,但現實卻存在鮮為人知的故事。二零零九年美國名模Sara Ziff,發表了一部自編自導自演的紀錄片《Picture Me》,前後共花了五年時間拍攝,是講述很多模特兒界不為人知的黑幕。片中講述真人真事,當年一名只有十六歲的女孩被模特兒公司教唆要跟某著名攝影師同床,才可以獲得工作機會。而當年投身模界的Sara Ziff亦只得十四歲,她在片中更憶述某次跟攝影師面試時,被要求脫光衣服和內衣,種種經驗對她而言仍歷歷在目。Sara Ziff強調這些性騷擾行為在時裝界存在已久,她要借此紀錄片警戒想投身模特兒界的未成年女孩,也反映此現象隱藏很多不良社會風氣。今次Marc Jacobs時裝騷事件,其實是另一次的警報,好讓社會和時裝界各從業員正視問題所在。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