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之女劉浩眉 尋找時間與美學之間的平衡點

By COSMO

劉浩眉,知名油畫大師劉宇一之掌上明珠。虎父無犬女,慶祝香港回歸十周年的細緻畫作《盛世明珠》,以及於北京奧運矚目亮相的百米油畫《奧林匹克頌》,都是兩父女的嘔心瀝血之作。這位藝術之女,既愛翱翔於不受時空限制之藝術世界,卻恨墮入無止境追求完美的深淵。從時間與美學之間尋找平衡點,是劉浩眉的最大挑戰﹗

為重要慶典繪畫大型畫作如《盛世明珠》和《奧林匹克頌》,為你帶來了甚麼體驗﹖

《盛世明珠》及《奧林匹克頌》的創作時間分別歷時五年及八年,所面對的最大挑戰是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創作出盡量完美的作品。由於畫作涉及很多舉足輕重的政要人物和運動員,為追求更好的效果,若發現了一些更理想的演繹方法,我會把原本畫完的部分抹掉重新再畫。當進入後期創作階段,我每天工作十四小時,亦是我最瘦的時候。整個創作過程雖然辛苦,但能留下生動壯觀的畫作,貢獻國家和協助爸爸,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許多人眼中,藝術家最令人羨慕的地方是毌須受時間與空間限制,自由自在地創作。作為一個藝術家,你會怎樣形容自己和時間的關係﹖

我對時間是又愛又恨吧﹗我很享受利用自己的時間靜靜地思考,任創意飛翔;但當時間太多,你永遠都覺得還可做得更好,會無止境地追求完美。我爸爸就是那種無論面對多難的畫,都能如期完成的藝術家,能像他便好了。然而,隨着經驗累積,我已較懂得從時間與美學上找到平衡點。

在兩個子女出生後,你如何令創作、家庭和個人生活取得平衡﹖

我在同一時間只可專注做好一件事。在創作兩幅巨型畫作期間,適逢我結婚和懷孕,故也有點手忙腳亂。在女兒的嬰兒期,我全面停工,專心照顧她。但很快又要為畫作「趕工」了,唯有把畫室設於家中,甚至把她當我畫中的小模特兒,爭取時間與她相處。

當完成兩幅巨作後,我便做回全職媽媽,把時間補償給女兒和初生的兒子。到現在孩子年紀稍長,我才心癢癢重投我的創作。丈夫為了不想埋沒我的才華,經常在上午處理完公司的業務後,下午便回家照顧孩子,讓我可無後顧之憂地創作,真的很感激他。至於個人生活,我已經很久沒去過外地旅行和戲院了,唯一的娛樂是看書和雜誌。現在最享受的,還是跟家人相處的時刻。

《Ladymatic》是1955年專為女士而設計的首批自動上鏈手錶。系列名稱有Lady+Automatic的意思,代表着現代女性的生活態度。你怎樣詮釋這個詞語﹖

你心目中的完美腕錶需具備什麼特質﹖

我想這是指女性自我反省的態度。我每晚睡覺前都會預留反省空間,想想自己今天的表現,有哪些事情做得不夠好﹖如何改善等﹖這樣才能累積經驗,不停進步,否則,生活既無動力亦無意義。當然,我只會跟自己比較,否則壓力便太大了。

我是一個不喜歡遲到的人,所以完美腕錶必須是精準無誤。至於款式,我個人較鍾情一些經典與時尚兼備、優雅高貴、低調耐用而又大小適中的腕錶。

以上資料由OMEGA提供

想了解更多?請即按此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