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忿怒

by Genie

去到上海和北京,都見到這一隻眼睜睜的熊貓logo鋪天蓋地出現,正如日本有Bathing Ape猿 人出沒,我們國內有紅透半邊天的Hi Panda,而且它還打入了外國市場,走上國際舞台呢!

誕生於二千年,在上海一個工作室面世的Hi Panda,創辦人吉吉是位年青藝術家,他當時構思了由三隻熊貓組成的系列。吉吉先後舉行過多個藝展,其中零八年在倫敦Victoria & Albert Museum的「中國創意」《 China Design Now 》展覽至為轟動,真正將Hi Panda帶給歐洲人認識。當時LVMH創辦人Bernard Arnault的兒子Antoine Arnault對Hi Panda十分欣賞,兩者更一拍即合,合夥建立品牌,於零二年在上海踏出第一步,於藝術家聚集的潮人勝地莫干山路開設首間商店。時至今日,Hi Panda中國共有約五十間專門店。早前Harvey Nichols特別邀請吉吉到港,分享他的創作路。

Hi Panda想反映甚麽訊息?
我想憑着這個一看就明的圖象,去呈現中國年青人的面貌。本來我為Hi Panda創作了三個面貌,但最終還是忿怒表情的最受歡迎,其實它並非真正的忿怒,它代表了現代的中國年青人有一定的批判精神,為舊有的生活方式和固有體系作重新思考。

你眼中的新中國是怎樣?
我認為現在的中國正值很有魅力的時期,年青人都跟世界在同一個水平線上工作和思考問題,得到更大的機會,亦同時承受更大的壓力。由於社會在很短速的過渡期經歷巨大的變化,所以在這時期亦產生一些不公平或不自由的事件,面對這些困難和責任,年青人都表現出批判的態度。

你的合夥人是LVMH創辦人的兒子Antoine Arnault,他會否幫助你將品牌的規模再擴大?
我們的合作關係較像朋友式的,而且比較多是文化藝術層面上的合作,而非着重商業性的,品牌更着重和年青人平等地共同成長的過程。我們可能同樣都有缺點有毛病,但重點是日後如何往前走、並走得更遠,所以現在和Antoine Arnault的合作是輕鬆而有趣。

你怎樣看中國的侵權問題?
這個問題在中國很難避免,幸好我們是本地品牌,消費者較易分辨,所以對我們的影響較少,而且我們的顧客也消費得起,也能代表他們的身份。相對外國品牌提供到的貨品和資訊可能較少,顧客可能在被動的情况下才購買那些仿冒品。

品牌日後的路向是怎樣?
今年會加入童裝及牛仔褲系列,但其實並沒有想得太遠,因為仍有一些地方未盡完善,反而我會更着重產品本身的質量,令它更加完美。品牌發展的速度已超出我的預算,與其說Hi Panda是屬於我個人,倒不如說品牌是屬於年青人,是因為他們對品牌的欣賞和反覆購買,才能成就Hi Panda的今天。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