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很多廣東歌,不知不覺已經超過10年》

by edited by Jin, text by Jason

我們在這個2017年,還是陶醉於舊歌的世界內。

只是「舊歌到底有幾舊」,卻沒有一個明確概念。

 

與朋友閒聊間,要她估《座右銘》的曲齡。
她憑感覺說出「56年吧。」

她回問我《最佳損友》,我答「應該有7年。」

 

結果我們都錯,前者是2007年出品,後者2006年,
免卻月份考慮,都已是一個10年之約。

 

10年呀,我有點驚訝,
果然時間流動比感覺來得快,也來得狠。

 

這令我想起,第一次聽這首歌,是什麼年代?

就說《富士山下》,應該是中學時代的末期,
Eason
休息了段短時間,再次出山,就金曲連連,《U87》之後,就有這隻《What’s Going On…?

那時的叱吒頒獎禮上,總會令你心跳急促,因為心中值得入選的有13首,但獎只有10個,你內心掙扎這3個「失獎名單」。

 

當時與朋友笑話:「私有富士山要幾錢?」、「點樣喺試管裡點先可以找出它染污眼眸?」

 

的確,廣東歌的親切感大於一切,也創造了一些「對答文化」。

如他說「突然之間」,你就會說「很喜歡你恨我。」

他說「下次下次」,你就會笑說「下次大概死矣。」 

 

心情不好時,不會直接說「我想離家出走」,而是「我要豁出去漫遊。」

朋友問你「遊去邊呀?」
你會答「我不會通知親友。」

 

很無聊,卻是令你笑了很久的成長足印。

笑足十年。

 

你不覺得這些歌已經十年,似乎只有兩個原因。

一:你對時間沒觀念

二:你不時還會聽這些歌。

 

對,三千多日時光,還是會閒時重播。

好聽的歌難尋、聽不膩的歌更窩心。

 

更甚是,這些歌在不同年紀,產生出不同感覺。 

像《最佳損友》,十年前聽,是一笑置之;

五年前聽,是身同感受;今日聽,是坦然接受。

 

《木紋》,十年前是聽旋律;五年前是聽歌詞;今日卻更欣賞這個MV

 

不是新歌不好,只是這批歌的歷史制造了一種共同回憶,難以取代。

在此要感激創造出不少金曲的創作人、歌手與其公司。

歌這回事,還是不可或缺。

 

現時我展望著,當《最佳損友》的曲齡到達20年,我又有沒有新體會?

不用急,再十年後,我們就會知道。

 

延伸閱讀>>男神育成記!余文樂初出道清澀造型大合集

影像及圖片來源:Universal MusicGoomusicWarner MusicGold Typhoon EntertainmentEmperor Entertainment GroupA Music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