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都市靈異故事系列- 《鰂魚涌站的無限迴廊》

by 鬼妹仔

 

記得小學的時候, 我與好友Peony都是跨區學童,
不同校但同區, 每日上學,我們都相約在鰂魚涌轉車,風雨不改。

那時還沒有將軍澳站,鰂魚涌直上就是九龍線。

早晨的鰂魚涌轉車人群不少,但有一處卻異常冷清。

這就是連接下層轉車線的長樓梯,這時我與Peony戲言這是條無限迴廊。

因為不少人都嚇我們: 「很多人一下去,就沒有再出來了。」

 

當然是有點害怕,但心底還是不相信的。 人怎會憑空消失?

對,不可能的。

 

但有一天,我們下車的位置,與這個「無限迴廊」非常接近。

那時我們已經6年班,距畢業不遠,離別在即,
升中學後,大概不再需要在鰂魚涌轉車吧?

 

「不如,我們走一次樓梯吧。」Peony突然提出建議。

此刻,眼看有兩個人都進入了「無限迴廊」,一位是長髮OL、另一位是個穿破爛恤衫的老伯。

心想總算是有人陪伴,於是好奇心戰勝了恐懼感。 那時我們都忘記了好奇害死貓的道理。

「好,就試一次。」我牽著Peony的手,轉進這個迴廊入口。

 

迎面而來的,卻是恤衫老伯。

他明明打算走入迴廊,卻原路折返。

 

這奇怪舉動令我有點卻步,但總不能現在退縮吧?

 

就這樣,兩個小女孩就踏進了「無限迴廊」。

綠沉沉的背境令人不安,空氣在這個地方像是停止流動,又熱又悶。

 

視線上的梯級不多,每20步就要轉一個彎;一個彎之後又是一個彎。

像旋轉一樣的構造,

而每個彎位,都設置了一塊道路反光鏡。

 

我們抱著輕鬆的心情,故意東拉西扯不同話題, 一步一步走下去。

 

第一個彎位,我們說著笑;

第二個彎位,我們說著笑;

第三個彎位,我們只剩下乾笑;

第四個彎位,我們開始沉默……腳步開始急。

 

「應該快到了吧?」我心裡這樣想。可是我不敢說出口。

 

Peony神色凝重,似乎與我有相同感覺。

 

但奇怪的是,我們速度不慢,但卻追唔到前面的OL,她就像沒有出現過在這條樓梯上一樣。

 

 

又轉一個彎。

也太多了吧。

 

我想再加速,用跑的速度逃離這個鬼地方!

可是我一拉,Peony的手卻一動不動。

 

我回頭看她,只見她面色蒼白:「掉頭,我……我們回去吧。」

 

我心想跑上樓梯更費勁,當然是跑下去!

 

但見到Peony雙眼直望,恐懼的紅筋滿佈眼球。

我開始發現她的線視不是我,而是我身後的道路反光鏡。

一股寒氣掩沒了悶熱的環境, 我緊握Peony的手,緩緩回頭。

 

 

道路反光鏡中,這位長髮OL正站在我倆身旁,一直低頭。

 

「哇!」這尖叫聲幾乎是同時發出。

Peony甩下我的手,瘋狂向上走;

我本能反應向下跑。

 

就此我們分道揚鑣。

 

不知再轉多少個彎,沿途的反光鏡我完全不敢望。

此刻唯有安慰自己,現時的速度該足夠參戰奧運100米吧?

 

突然一個失神,我被梯級絆倒,立馬成了滾地葫蘆。

這傷不輕,我痛苦地呻吟著,心底打定輸數,似乎就要小命不保。

慢慢,我失去了意識。

 

到醒來時,依稀記得在救護車上,知道脫離了長樓梯,

心一放鬆,就再次合上雙眼。

 

之後因為斷腳的傷勢,我有一段短時間都在住院,

一班親朋也有來探病,唯獨欠了Peony。

 

那時小學年代沒太多聯絡工具,
我只從鄰校的朋友口中得知那天Peony也缺席,但之後即一切如常。

出院後緊接下來是最後的考試,大家都忙得喘不過氣來。 

但自那天起,我們再沒有相約一起上學,
兩個人要陌生很容易,沒聯絡3天就可以。

畢業後大家亦再無交往,現在她活得如何,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謎。

 

不過,當時在電光火石間,我為何本能地選揀往下跑?

因為反光鏡中的OL,抬起了頭,望著向上跑的Peony。

 

用「望」這詞有點不恰當……因為她,根本沒有眼睛。

 

一切已經不重要, 反正這麼多年來,

即使經過鰂魚涌地鐵站,我也沒有膽量再踏足一次無限迴廊。

 

閒時,我也會想,究竟那天Peony是如何脫險的呢?

我不打算問。

我怕,她其實還在險境之中。

 

*如果你身邊都發生過不同都市靈異故事,INBOX給我們,讓它們被紀錄在案!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