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紋身展2017嚟啦!與新晉單手女紋身師Alley Leong,分享肌繪的藝術

by text by 一心 photos by Tung (opening & last shots)

出席今屆香港國際紋身展的Alley Leong,是位擁有蝴蝶結紋身的女孩,又是位擁有蝎子紋身的女孩。細心觀察這位新晉紋身師的紋身圖案,將發現她生命中憂傷和快樂的故事。

香港國際紋身展

第二層皮膚的故事

現年只有二十一歲的Alley,天生左手少了前臂和手掌,但她卻能刻服困難,成為新一代紋身藝術師,青春熱血,流淌着勇於以皮膚表達自已的文化。
不如,就由Alley的紋身來說故事吧! 她右手臂和背部都是滿滿的紋身圖案,從中我們可找到多種現代的紋身圖騰,這些圖案和色調刺在身體上,因着皮膚的柔軟和通透感,散發一分如大地色調般自然卻又神秘的魅力。
這位青春無敵的紋身藝術師,十九歲開始已從事紋身工作,她個人喜愛創新的民族圖騰,糅合西藏及印度風格的圖案與畫風,亦擅長由深到淺的點刺(dotwork)圖案,她酷酷的說:「雖然我是女紋身師,但我的風格是較粗獷的!」

 

香港國際紋身展

上天賞賜的禮物

她身形纖巧,但無懼無畏紋身的痛楚,右手都是細節精緻的圖案,左手因為較少用, 所以比較瘦削,也令她有脊柱側彎,她爽朗的說,她和勇於紋身的人一樣,都是想做自己,不介意別人怎樣看,而她,最希望的,還是別人不要把她看成不一樣。
許多人的第一個紋身往往是紀念一件事,影星余文樂就把凑大他的姨母的臉孔,紋在手臂上。
你大概也想知道Alley人生的第一個紋身故事。Alley說話不多,斬釘截鐵,但親切冷靜,她翻起右前臂,展示出一個蝴蝶結紋身,如緞帶結在她細密的紋身圖案上,她微笑着說:「 這就是我的第一個紋身,代表父母對我的愛,我的中文名叫天兒,父母常說,我是上天賞賜的禮物。」

香港國際紋身展

Alley:「當紋身師是需要勇氣的!我每畫一條線,都會很緊張,因為那是我的畫,畫在客人的皮膚上,因為那是我的畫,被別人肯定。」

無情的童年

紋上這件禮物時,她才十六、七歲,之後她就愛上了紋身。「朋友也讚我的紋身很漂亮,夏日我穿着小背心走在街上,也有很多人投以羨慕眼光,我覺得紋身的美和意義,能給予我正能量。」Alley雖然說自己已幸運地走出小時候的孤獨時光,但她給人的印象,仍然帶有幽幽的感覺。
Alley說,二十一年前她來到這個世界時,母親很傷心,不知怎的,Alley生下來,就是少了一截手臂。
開始上學時,她一直面對奇異目光,同學直率地問:「你是否出生時,手被卡在母親的肚裏?」同學又會毫不留情地笑她:「你的手,是否被人吃了?」
她回憶說:「天天回答這些問題,太煩了,令我很困擾,我不大想和人說話!」於是,她走進一個沒有人指指點點的世界。「我不停畫東西,見紙就畫,我時常畫一些無了一隻手,又或無了一隻腳的卡通人物。」
她還記得童年時老愛在家滿牆塗鴉,爸媽只好漆上新油,後來就乾脆不油,任由Alley畫。

香港國際紋身展

做人應該要有選擇

苦澀的故事,隨她成為紋身師而遠去。問她仍是中學生就跑去紋身,父母怎樣看?她望着蝴蝶結,笑說:「那天,我回家才告訴父母我紋身了,他們看了沒說甚麼,只問痛不痛?是否洗不甩的啊?他們從來不會控制我做這做那,兩人都很開明,很信任我。」
Alley還有一個姐姐,大她十一歲,跟爸媽同一陣線,很疼這份天上來的禮物。
數年前,Alley開始尋找成為紋身師之路。她說,年輕人喜歡甚麼也可以,如一旦喜歡,就要做好它。像紋身師這職業,仍算是另類工作,收入亦不太穩定,你必需要很喜歡你的工作,用心學好它。
她能放心投身紋身藝術,父母的教育也是重要因素,兩人從小就跟Alley說,不要為物質而活。「我已沒有了一隻手,與別人不同,更加不想從事為口奔馳、營營役役的工作,我選擇自己喜歡的事。」
中學畢業後,她當過補習老師和繪圖員,三年前,隻身跑去大陸,報名學習紋身藝術課程,但那次卻是一次沮喪的經驗。

香港國際紋身展

千里馬與伯樂

課程原定為期三個月,主要學習如何使用儀器,把畫刺到皮膚上,但那師傅竟然教了一兩星期,就閃了。
「他教了一點基本功,便說有事要去上海,回來再教,我留了一個月,就沒學,感到這個老師不是用心去教,跟着我就自已學習和鑽研。」
兩年前Alley跑去廣州一個紋身展參展,皇天不負有心人,她在那裏遇上她的啟蒙老師:Freedom Tattoo的創辦人Gabe Shum,他同時也是香港國際紋身展的搞手,今年已是第五屆了。Alley謙虛的說:「Gabe現在是我師傅,他很好,我也加入了Freedom Tattoo,其實我才學了兩年,仍在學習中。」

香港國際紋身展

有色眼鏡變為動力

然而,我們都知道,紋身師是需要用一雙手工作的,一隻手撐開皮膚紋理,另一隻手拿着儀器去刺去繪,這位單身紋身師又如何解決困難?
「我學會用保鮮紙裹着左手短臂,擱在客上皮膚上,撐開紋理,便不成問題了;反而是我感到社會仍然不大開放,有些人未能接受我。」
有次,一位客人walk-in來紋身,本來由Alley負責,但客人見她左臂短了一截,就說:他是付錢來紋身的,要找個正常的。這話在以前會刺痛Alley的心,現在卻反過來變成勉勵的說話。
「由我十六、七歲擁有第一個紋身開始,才感到世界很有趣。過去是自己介意自己身體不完美,根本不關別人事;你看,網上也有不少互不相識的人,互相對罵,我明白做自已才最重要。」

makeup & hair by Peggy Tsui

《延伸閱讀》雪兒--飛出人生航道,凍齡有道的幸福女神
《延伸閱讀》薛凱琪 X 張鈞甯,戲裏戲外閨蜜BFF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