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攝影對不同人起着不同意義,對於這次So Cosmo的受訪者李咏欣,攝影為她在二零一六年套上了「日本文部科學大臣賞」光環,也是她抗抑鬱症的獨步處方,還令她性格上某些瑕疵,產生「P圖」效果。


拒絕抑鬱症 關西找回喜怒哀樂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每年冬至,一家人習慣到外婆屋企開飯,那時我情緒極度低落,甚麼人也不想見。當所有人出發後,我帶淚重複在想:為何個個都有人陪,我卻只得自己一個?然後寫了封很冗長的遺書,這跟平時不喜歡寫字的我,完全背道而馳。之後試圖將頭浸在大桶水內,一死了之,最後因太辛苦而放棄;於是改用刀來了斷,但又怕痛,結果無做。

幸虧我個人廢廢哋,所以死唔成。連寫遺書,也因為屋企人多,要交代的太長,寫寫吓,覺得累,不如先睡一覺,明天想死時,再作打算。」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大自然是咏欣的主要拍攝對象,尤其是日本的天然景貌。

咏欣現時回顧大概三、四年前的陰霾時,好一分黑色幽默;但當時正為大學final year衝線的她,無緣無故患上抑鬱症,是折騰。

即使有尋求專業意見、有服藥,但病情總是起起伏伏。就在這時,憑time-lapse作品《東京風景》獲獎的網紅攝影師哥哥維燊對妹妹說:「我想影多條《關西風景》,但我唔得閒,不如你影。相機在此,timer也有,你自己應搞得掂。」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兄妹二人都是修讀日本研究,咏欣惹上抑鬱前,剛留學彼岸一年,日常運作當然絕對「搞得掂」;可是,要一個不太醉心影相又未拍過time-lapse的人來說,答應起行,心態上只是:橫豎無工返、無學上,攤在屋企,不如走一趟。

「只覺得,一切都事出偶然;到達神戶拍攝現場時,我根本一籌莫展,唯有即場透過網上搜尋器,尋求法子,未幾又讓我找到如何用time-lapse的說明書,順利趕得及想拍的景貌……」 雖未至於踏破鐵鞋,但眾裏尋它,抗抑鬱的靈丹妙藥原來就是:一部相機。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得病後,我完全集中不到精神;拍攝時,竟令我回復了專注力。平時一潭死水的我,不知何解,為了追日落,會自動自覺跑上展望台,set好腳架,活力澎湃地做好一切準備。」咏欣表示,最神奇的是:「已有好一段日子只得"sad"的我,那時竟然有番晒喜怒哀樂四種感覺!」

Time-lapse訓練耐性 找回開心條件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攝影不單止紓解了咏欣的情緒,更從旁助她「洗底」,擺脫人生的小污點。

「我很易『躁底』,若然前面的路人腳步慢一點,我都會發忟憎,覺得阻住條路。但當你影相時,你可以忟邊個?忟部相機?哪你掟爛它好了。尤其是影time-lapse,一時三刻,一定做不到,站着呆等個幾鐘,是等閒事。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漸漸發現,有很多事,沒有速成,不是泡個即食麵那樣。現時就算碰到前面路人行得慢,反而會多為對方設想:可能他的腳有事;或者:年紀大,自然行得慢,就算你三十年前是賽跑冠軍,當下也快不得了。」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以前的我很執着,對自己要求很高,如只能達到七成目標,會很不開心。現時的心態是,何須一定要做大事,才叫好?當一件事達標10%時,我就覺得ah,very nice!完成了第20%時,so good la,若做到40%,嘩,我真係好勁!我亦會以同樣標準,稱讚和鼓勵別人。開心的條件,調節了不少。現時我朋友不時會對我說:『為何你小小事都笑得出?是不是傻了?』」

咏欣口若懸河交代了她兩、三年來的轉變。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首次操刀即奪獎項 下部新作製作中 無心插柳卻能在一六年憑《關西風景》,將「亞洲電子藝術節(職業組別)動畫部門大賞」捧走,還被追加了「日本文部科學大臣賞」,首次操刀就一擊即中為人生留下威水紀錄的咏欣自嘲:「當時廢到極點,竟然也做到一些成績。」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但說到底,能夠跟她的「新朋友」:攝影共享榮耀,畢竟值得高興。「最開心是,太耐無試過被人讚,當聽到『好叻,第一次拍就有獎。』是受落的。」咏欣回顧。 曾與抑鬱糾纏的咏欣,希望在不久將來,能夠和她的「新朋友」並肩拍一段與depression相關的短片,令更多人知道抑鬱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要求別人對抑鬱症瞭如指掌或全盤接納病者,這是無可能發生的事,若人人這樣想,這世界早就很和平。我只想透過攝影,讓人認識一下甚麼是抑鬱。」

【人生紀錄神器】Time-lapse助擺脫抑鬱症,攝影師:拍攝令我找回喜怒哀樂

Idea和實質劇本,一切仍在「準備中」。

咏欣希望:「可以由攝影的力量,表達更多日常生活細節。不再只是跟以前所拍的那樣,以風景為主,用畫面impressed人。」

photos by Jeff Ha
makeup & hair by Stephanie Lee

關於So Cosmo
Cosmo每月專題走訪不同人、事,帶來具啟發性的故事、資訊,讓正能量進駐讀者生活。本月So Cosmo以「Color of Life」為題,提醒你勿忘人生重要moment。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