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一次車禍,褫奪了Rabi用雙腿走路的終身權;肢體雖處於弱勢,弱者卻絕對與她絕緣。這位被天意揀中要攀越人生谷底的選手,在出谷途上,未有因為一些對殘疾人士的光怪陸離標籤而意志消沉,反而推動她用盡辦法,也要生活,而非生存。由獨居、創業以至衝出香港選美,逐一證明,肢體殘障依然可活出bling bling真我。


為私隱去到盡 學車獨居兼創業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一九九八年,一名青春少艾從法國學成歸來,打算開展人生另一頁;這一頁,竟是《Les Miserables》一樣的黯然神傷:交通意外令Rabi幾乎全身癱瘓,事隔廿年,她仍然毋忘:「醫生當時宣布我將永久失去胸部以下的活動能力,連飲水都要人幫。」

劇變令Rabi晃過自尋短見一念,但那時四肢動彈不得,連自行了斷也無能為力。

「萬一尋死不遂,情況較現時更壞,只剩下眼睛可以眨動,怎麼辦?家人那麼努力想我有好轉,我這樣做,會更傷他們的心。」想到這裏,Rabi決定給自己半年時間,向「殘就是廢」宣戰!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而令Rabi開行turbo逆轉的一大動力,是她渴望重得「自由」、「自主」。

「我一向習慣獨立自由過活,出事後,突然要媽咪廿四小時在旁侍候,沖涼換衫、傾私人電話也要她代勞,感覺很差;雖是一家人,但一點私人空間和私隱也蕩然無存,我不能這輩子是這樣,我要有自己的life。」她於是想盡辦法,就算多辛苦,也得鍛煉自理能力;半年內,她如願可活動雙手,慢慢照顧到自己;滿以為已練成一身好武功的Rabi發現,原來,出院後才是決戰序幕。

見工受歧視 勢飛甩「殘疾=弱勢」標籤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當時的首項挑戰,是租一間可讓她改裝、加添扶手的小單位來獨立生活。

「別說簽租約,僅是睇樓,已令人好不沮喪。」她記得,不少業主見她要以輪椅代步,都拒絕讓她入屋。「近幾年仍有類似情況出現,大多是老人家,覺得不吉利。」她稱,那時大家一聽到「殘疾」二字,就根深柢固聯想到:病、無能力、恐怖。 幾經奔波,住屋終於解決,更大的挑戰是工作。

「我之前在巴黎雖然讀視覺藝術,但當你到勞工處一望,可以讓輪椅人士應徵的工種,不外乎receptionist或接線生。」她雖已有心理準備,title、工資都不會如前那樣,但有些要求真是遠遠超乎她想像。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那是我康復後第一次面試,申請職位是接待員,對方知我有designer background,提議由我兼任,說可發揮我專長云云,並稱:『見你係女仔,又講得吓外語,可幫手做埋公關工作……』但title仍是receptionist,我回應:『那麼,我要較高人工。』『你要幾多?』『萬二蚊。』『我們僱用殘疾人士做receptionist的月薪大概六千多元。』」最後雙方都不了了之。

這次經歷,令Rabi決心要飛甩「殘疾等於弱勢」標籤,她要創業;她深感,肢體有障礙不代表你一定要替人打工,才可發揮才能。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這分自強精神,原來在留學法國時萌芽。「那時一個人在法國,法文又不好,很多時要硬着頭皮應付日常生活;意外受傷後,我正是抱持這種不想依靠人的倔強性子,憑個『勇』字,一直向前走。」所以出事後三、四年,她無理會母親顧慮,去學揸車。「這也是突破殘疾標籤與桎梏的做法;坐到車上,我可重拾以往的自由與速度感,可去更多更遠的地方……」Rabi的決定,令人自豪。

突破一個接一個 坐着輪椅去選美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無想過,受傷後,所涉獵的比以前更多。」Rabi笑稱。上台獻唱、參與「無障礙劇團」話劇演出,還有一大堆公職頭銜:「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婦女事務委員會成員、平機會甚至「參選特首選委會」的名單,也有她芳名。 去年,她更前往台灣選美,角逐「脊髓損傷『心愛美人及鬥士』」。

Rabi:「可能我之前公開談及的『女性殘疾』議題,較少人講,由扮靚至性權等內容,被媒體廣泛報道後,引起台灣朋友注意,在網上主動結識我。原先我只負責評審,最後竟代表香港出賽。」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賽果是:她從來自台灣、馬來西亞及香港的三十多位「佳麗」中,脫穎而出,取得第六名及「人緣獎」。她fun享:「這是一次很有趣的體驗。比賽重點其實並非從外表分高下,宗旨是呈現殘疾人士如何重生的那分美。所以,男女均可上陣,只要是脊髓永久性受損,就可競逐;重生故事,才是奪魁的決定性因素。」

不因身體障礙而容忍愛情A貨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因肢體問題,Rabi曾自卑過,對愛情,曾抱着「有人要,就算啦」心態。

「勉強屈就,只會造成雙方痛苦;愛情也是一種自主,自主自由對我來說,太重要!」蜜運中的女主角剖白。

嚴楚碧Rabi是誰?

正職是媒體平面設計師,公職是「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婦女事務委員會成員;一九九八年一次車禍,令她幾乎全身癱瘓,後憑無比意志,令上肢重獲活動能力,也改寫了殘疾等於弱勢之標籤。

關於So Cosmo

撕去「殘疾=弱勢」標籤!港女生靠自己獨居、創業:抱着不想依靠人的心向前

Cosmo每月專題走訪不同人、事,帶來具啟發性的故事、資訊,讓正能量進駐讀者生活。本月So Cosmo以「Be Real」為題,讓大家看到,只要保持樂觀、正面的心、了解自己,就可以擁抱自我,活出最真一面。

photos by MW & courtesy of interviewee
makeup & hair by Stephanie

LOAD MORE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