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
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她們都是香港影壇新鮮人。新晉導演白海,苦候七年終於排除萬難,一圓電影夢;文青女神袁澧林Angela,出道短短兩年,即躍身為廣告小天后、新台重點培育花旦,甚至是電影第一女主角。

by Fanny Lam

縱使兩人性格不同,際遇迥異,卻同樣傾出百分百熱情,以無比堅持、無限誠意成就新鮮片種,為「港產片小陽春」注入能量,迎來「香港製造」電影的新世代。

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袁澧林X白海一拍即合

新導演慨嘆合適演員難覓,新演員同樣感慨導演伯樂難遇!這是不少香港電影人的心聲。

新進導演白海(孫明莉)足足花了五年時間,才找到電影《白色女孩》的女主角。「要在香港找一個膚色白晳,操流利廣東話的年輕女演員真的很難。有人提議我到內地找,但故事講述一個在香港漁村生活的女孩,她怎能不懂廣東話?」

白海寧願不拍也不妥協,終於讓她遇上Angela。「casting時與Angela交談了短短五分鐘,我便肯定她是我花了五年時間去找的人。」對於有幸中選,Angela直言難以置信。「對新人來說,試鏡失敗是家常便飯,即使導演跟我說︰『係你啦!』我都總覺得未必的,可能還有變數。」

香港本土製作 影壇新鮮人的執着

說到合作的電影《白色女孩》,白海和袁澧林都透露了對「香港」的情意結。這是一套講述舊香港的故事,一套屬於香港人的故事,你心目中的舊香港又是怎樣?

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袁澧林︰「作為演員,不是有spotlight照着便能發光發熱,這是對演員的錯誤神化。演員的光芒是來自他的貼地演出和細膩演技。」

文青女神袁澧林潛力大爆發

相比其他新人,Angela「中空寶」的機會應該算少了。出道不過兩年,她已是廣告商寵兒,在新台又是女主角人馬,連《白》片在內,已是第二次在電影擔任女一。

「我肯定是有幸運之神眷顧。老實說,我不是標準美女,初出道時束短髮,亦常被嫌棄眼袋大,總之老是被挑剔,我也因而經歷過自我懷疑的階段,真的沒想過今天有幸被大家接受。」 香港演員近年出現嚴重斷層,Angela表示,前輩們實在太勁了,五十歲的演員可演三十歲的角色,何需新人填補?但十零廿歲的年少角色,總要年輕演員演吧。

隨着實力誠意兼具的港產作品回歸,導演們也陸續大膽起用新演員。

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給本土電影一個機會

「我手機內有個新演員群組,之前兩年大家還常呻︰『點解冇job架?』不過近一年,幾乎所有人都有各種工作在身。以我為例,白海導演給了我百分百信心。當我在思考用甚麼方法去演時,她說︰做自己便可以。」

白海補充,要新演員獨當一面,必須給予他們足夠空間。「你對演員有信心,他們自然可以將最好的釋放出來。我覺得Angela會是未來的影后,杜可風亦認為Angela有很多周迅和鞏俐初出道時的影子。」 新晉導演用心拍,年輕演員投入演,評論普遍相信「港產片小陽春」的時代來了。然而,畢竟產量仍少,不論導演與演員,在電影路上仍是艱難前進。

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白海︰「我一直不相信我的電影夢會實現,但你可以怎樣?我對電影的愛,足以驅使我傻傻的繼續前進,等待未知是否會出現的一天。」

白海以時間交換夢想

 十八歲前往美國讀書的白海,流浪美國八年,二零一零年決定回港完成電影夢。「在外國的日子的確很舒暢,可以天天與陽光海灘作伴,但我在那裏找不到家的感覺,亦不能得到任何啟示。」 障礙重重是預期之內,沒料真的等足七年。

劇本雖已在手,但她所拍的既不是商業片,又不是合拍片,難度自然更高。三年又三年,電影終於今年開拍,但其後又因為資金問題,幾乎腰斬,在緊縮開支下,才安然過關。 對白海來說,budget可以cut,但劇本靈魂不能出賣。

「三年前,我本來有機會在馬來西亞開拍電影,故事明明是描述香港漁村,我很難說服自己在異地取景,更加沒可能找一個連廣東話都不懂的內地星來演,這只會拍得不倫不類。」排除萬難,花七年時間只完成一件事,值得嗎?「始終完成了,當然值得,我們就是要趁年輕冒險。但如果你告訴我,第二齣電影又要花七年,我想我未必能夠堅持了。」

七年間,她幾乎每天都在自我質疑中度過,甚至不敢告訴人她是一名導演。「做商人的父母一直很反對我從事電影工作,但阻止不了,唯有接受。也慶幸我至今仍與父母同住,每天回家仍有湯水飲,加上過去在電影行業亦有正職,才讓我有條件追夢。」

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文青女神袁澧林走貼地路線

相比白海,Angela的演藝路順暢得多。然而,文青女神外表美麗耀眼,行事卻相當踏實,她一直努力學戲,試圖掙脫花瓶形象,亦從不只着眼於名利。「之前我超想演一齣舞台劇,但知道該酬勞未必達到模特兒公司的要求,幸好我的經理人支持我演出。」結果,她自覺賺突了,在舞台上學到的演出技巧和應變能力,絕對不能以金錢計算。

 對於未來,Angela只想一步一步貼地走。「我是個相當踏實的人,從來不會去想,若干年後會否成為影后。接拍《白》片之時,純粹是真心喜歡劇本,到後來影片參與電影節,身邊的人不斷問我攞奬的問題,我才意識到它是較有機會得奬的藝術電影。」

至於白海,對未來縱感悲觀,還是會繼續走下去。「《白》片的結局,是漁村終於消失了。這也許是我們這一代電影人的結局,即使前景不明朗,也不代表你要離場。身為香港人也不拍港產片,港產片真的會消失。」

新導演遇上文青女神袁澧林!白海:我花了五年時間!

香港文青女神 「戀戀」日本男神

《白》片的一大焦點,是邀得日本天王級男神小田切讓坐鎮。白海表示,由於小田毋須以star system生活,加上片中另一導演杜可風的經理人,跟小田之經理人相熟,所以他看過劇本,便答應演出,過程相當順利。

面對神級對手,還要跟他譜出一段疑幻似真的戀情,Angela坦言緊張又興奮。「有次他走過我身邊,我覺得有陣風隨他而來,那股氣場太厲害了。不過,雖然他外表非常cool,卻相當願意跟年輕演員溝通和合作。」

photos by Josh
makeup by Vanessa Wong 
hair by Wing Wong@The Attic 
wardrobe from Chanel & Initial

by Josh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