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小偷家族》導演是枝裕和依舊溫暖

《小偷家族》導演是枝裕和依舊溫暖

看《小偷家族》,最有趣的體驗大概是不同演員的組合,以及被隱匿的人物過往和秘密。導演是枝裕和在電影開首,向觀眾展現這個家庭是建立在“互利”原則的契約精神上,可是當故事走到中段,才發現有一種親人,比跟自己同姓或有血緣的人,來得更親密。《小偷家族》不光是要探討家庭與親情,而是透過家庭去呈現日本的社會問題,既溫暖又虐心。

by COSMO

女主角安藤櫻:自己當了媽媽後,對戲內的母親有另一番感受

Q:在開拍前為角色準備了甚麼?
安藤櫻:今次沒有特別為角色在事前準備或特別思考過什麼。只是夏天的那場戲,劇本裏還仍未完整地寫出來,帶點開放性,我便希望可以發揮自己的作用,想一些具體的建議出來。於是我便在開拍前,駕車去了那家人居住的一帶兜了幾個圈,也落車散步,在周圍逛了一天。

Q:主要的拍攝都是在去年12月開始進行的,是不是只有海邊的一場戲是在夏天拍
攝的呢?
安藤櫻:這是我生孩子之後的第一次演出。因為體力差了很多,感覺像是一場產後的試煉。一踏入12月,每天都有要去跟這家人和是枝組見面的感覺。隨着每天的攝影,一起和這家人和是枝組渡過的時間,日積月累起來,一家人的感情也漸漸培養出來了。導演按著我們一家人的關係和感情溫度,邊拍攝邊在劇本進行加減。所以今次是我拍戲以來最不用思考的一次,完全可以用最自然的狀態走進現場,帶著自己的身體和劇本就可以入戲,整個過程都是在很緩和的氣氛下渡過。

Q:裕里加入新家庭之後,信代漸漸變得像一個母親。你認為信代的變化,主要是來自她和裕里的關係嗎?
是的。或者也因為我在產後,本能地釋放出大量母愛。剛好在那時候演信代這角色實在是太精彩了。信代的身體卻剛剛相反(信代不育),不管這是
否不吉利,我卻覺得她的故事幫助了自己很多,也是一種緣份吧。

松岡茉優:誰的女生青春期不寂寞

松岡茉優:誰的女生青春期不寂寞

Q:聽說你很久以前已非常渴望和是枝導演合作?
松岡:我15歲時,在錄影帶租賃店借了《下一站,天國》,或者那個年齡特別多愁善感,我的生死觀從此改變了。之後,每逢有是枝導演的新作上映時,我一定會到戲院追看。所以真的是一直都很想跟他工作,不過從沒想過機會那麼早就來了,只是覺得現在的自己仍然能力不足。

Q:感受了夜店的氣氛之後,你的演技有沒有作出變化呢?

松岡:今次和以往自己演出過的類型和風格都完全不同,所以每當傳媒訪問時問到「今次是怎樣演的?」我就特別頭痛。我應否說,並不是演出來,而是我把自己坦然地表現出來。看了完成的作品之後,令我感覺好像在看小時候拍攝的家庭生活錄像。Lily Franky、安藤櫻、樹木希林等全都是大前輩,可以那麼隨意地跟他們如此貼近地生活,在那狹小的房間,一邊喊着「好凍呀好凍呀」一邊度過的時光,與其說是拍攝情景,對我而言更像我自身經歷過的記憶。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