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不怕青光眼阻礙

「某日溫書時突然感到頭痛,痛到不能再繼續溫習。當時以為是考試壓力太大,所以無為意。直到一次在鏡前用電筒照着眼睛,發現瞳孔不會收縮,才知應要被醫生check吓。」年僅十六歲,正值會考奮戰期,被確診出患上青光眼,Phoebe仍不知驚。「當時感受到家人驚慌,這病很少在十多歲出現,醫生也不知道原因。」

經過手術後,左眼視力只剩一半,偏偏愛上了用眼的職業。「大學期間試過攝影,覺得很適合自己,畢業後就以攝影師助手為工作。」主修設計的Phoebe未受眼疾影響,憑自學和一股熱情,累積數年經驗後,即自立門戶,成為全職攝影師

工作需要長期用眼,左眼的缺憾又可曾為她帶來難度?「因多年來已出現一定程度視障,所以對我來說,這個狀態屬於正常,不覺得有甚麼困難。最難的是初期需要搬器材,身為女生,體力始終較差。」凡事處之泰然的Phoebe,未有因左眼引致的挫折而卻步,可是,性別帶來的工作問題,卻正蓄勢待發。

擁抱缺憾!青光眼攝影師衝出國際:要讓女性身份成為優勢

▲應試期間患上青光眼,Phoebe開朗面對,擁抱缺憾起步。

攝影師又如何?!

無論女性有多想平反,不會因為性別而影響工作實力,但男女體力懸殊始終是個不爭事實。「在我還是assistant時,曾試過要拿比自己體重多一倍有多的器材,即使的士站近在眼前,距離卻變得非常遠似的。」Phoebe回想初出茅廬的日子。

能力上的差距,還可以漸漸向大家證明:無問題!遇上工作機會被拒,是令Phoebe最傷心的質疑。「曾有客戶一直聯絡無間,但見過面後,竟拒絕合作。他們見我體型細粒,怕我應付不來,所以卻步,把讓我證明自己的機會也抹殺掉。」

路縱使難行,但多年後的今日,Phoebe發覺「女性攝影師」的身份,不一定為她帶來壞處。「有客人曾表示:『咦!原來女攝影師,影出來的作品,真的是不同的!』聽後就醒覺,要讓『女攝影師』成為我的優勢。」她認為,女性較強的感性可透過影像表達出來,讓作品為自己說話,也證明自己的實力。

擁抱缺憾!青光眼攝影師衝出國際:要讓女性身份成為優勢

衝出國際 巨人群中達陣

不斷要面對質疑的Phoebe,在朋友引薦下,得到了到國際時裝周拍攝的機會。一個女生在香港還未站穩陣腳就出戰國際,隻身面對昂藏七尺的外國攝影師,Phoebe也有怯過。「站在他們中間,真想自己可以高大一點,那就可以霸到更好位置。而且他們有很多不成文規定,例如,你站錯了他們的位置,對方二話不說就會把你的東西掉開,而你就會錯失了霸位的最佳時機。」

曾有元老級攝影師看不過眼,讓Phoebe站在身旁,更出言不讓其他攝影師找她麻煩,當下帶來的感動,Phoebe到現在仍記在心中。「那時才發現,原來大家也不是想像中差。」不只感動,躋身fashion week更為Phoebe的事業帶來曙光。

Fashion week期間,我用了自己的一些方法拍了些backstage作品,當時合作雜誌以新穎的photo album形式,出版了該系列作品集,之後突然多了很多合作機會。」因為這本album,連林憶蓮也被Phoebe的作品打動,點名要她為自己的演唱會拍攝紀錄片。

擁抱缺憾!青光眼攝影師衝出國際:要讓女性身份成為優勢

▲衝出國際,密密跑job,憑毅力打動前輩!

無償攝影別具意義

「比起以前甚麼都會接,到現在會以自己的喜好為先,選擇自己更會享受的工作。」而為慈善機構作義工攝影師,也是Phoebe喜愛的工作之一。「可能因為自己有相同經歷,所以替奧比斯拍攝帶來的衝擊是最大的。」

她多次到一些偏遠地方,探訪跟自己一樣患上眼疾的女生時,感觸及驚訝之處是女童家人竟然阻撓自己的女兒接受治療。「這名尼泊爾女童雙眼都出現問題,她媽咪卻說:『反正都要嫁人,只醫一隻就夠了。』那刻實在太驚訝,怎麼可以有這個想法?比起那個女童的遭遇,我在工作上面對的質疑,完全不算是甚麼。」

擁抱缺憾!青光眼攝影師衝出國際:要讓女性身份成為優勢

「女」途下一站⋯⋯

曾有人說過「知得愈多,愈知道自己渺少」。攝影路走了十多年,Phoebe卻認為自己的攝影生涯還未開始。

「我現在才開始找到自己的方向,接下來要正式踏入stage two,挑戰更多具個人style的攝影project,拍出真正的『個人代表作』。」

擁抱缺憾!青光眼攝影師衝出國際:要讓女性身份成為優勢

▲回顧過去自己,了解工作喜惡,重新出發!

photos by Keith
makeup & hair by Wendy S. Lee@Wendy's Workshop

LOAD MORE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