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發覺 不知不覺 我們都成為自己曾經討厭的大人

剛剛畢業,初出茅廬,你懷著學生的心情,去看這個世界,
你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
很多事情你都看不過眼,看不順眼。可是,現在……你成為了從前自己最順眼的這批人。

by 新北由紀

剛剛畢業,初出茅廬,你懷著學生的心情,去看這個世界,
你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
很多事情你都看不過眼,看不順眼。可是,現在……你成為了從前自己最順眼的這批人。

試試從工作說起吧,你也曾經是個充滿正義感的人,
簡單來說,工作要公平公正,
你初入職場,最恨「老屎忽」、最討厭小圈子、最不屑小手段。

你曾經對自己說過
「我一定要成為最好的上司,最好的老闆。」

十年如此過去,你又變成如何?
你發現,原來在大社會上,
好人未必有好報;
壞人亦可以千秋萬世。

親眼見識過職場黑暗,互相算計。
而最恐怖的是,
有些大老闆是樂於看見這種「權鬥」的。

對呀,每間公司就像一個世界,而每個世界,都需要敵人。
最低限度,也需要一些閒言閒語,流言蜚語,做成一種小戰役,
如果各部門間無戰無爭,那敵人會是誰?

就是老闆了。

所以,總有人要當黑臉,老闆也不會炒了這黑臉。
大家心中明白,黑臉是個一個平衡點。

你明白遊戲規則,既然知道改變很難,就會遵守。
慢慢,你從赤子之心,變成小人之心;
從信任、到防備、到先發制人。

每個笑容,以前從心而發,
現在步步計算。

連笑聲都是社會的武器。
當你再回頭時,自己已融入社會之中,
成為一個功能性的「社會人」。

你升過職,你站過高位,
但你早就忘了那句
「我一定要成為最好的上司,最好的老闆。」

因為一個成功的上司,也許亦有壞的一面。
安排競爭、假做危機,逼出同事所有潛力。
甚至有時你不自覺
「用年資去壓倒別人的道理」。

工作時,不自覺;
回到家,又會反思。

怎麼自己,好像愈來愈討厭。

但也沒辦法,從前你可以任性,校園發生的意外,總是一些小風波。
但現時你背負著一個家庭,已經毫不意外地不容許自己有意外。

但是,你也嘗試找一個平衡點,
讓自己壞中帶好;好中帶壞。

比起單純的壞人,或純粹的好人,
原來「中間人」最難做,
不忠不奸,卻不簡不單。

難做,但你不想完全討厭自己,唯有照做。
難捱,但你不想被全世界憎恨,於是照捱。

由於自己已經變得如此複雜,
在這個年紀,遇上知音已非易事。
很多人來來往往,都牽繫著一絲利益關係。

唯獨一班人例外。
一些未進入社會前就認識的伙伴。

「喂,你覺唔覺得,自己愈來愈乞人憎呀?」
「覺呀,做得愈耐嘢,係愈乞人憎㗎啦。」
「咁你覺得我乞唔乞你憎呀?」
「乞呀,所以唔該呢餐你請呀~Please。」

你笑了。
難得地笑了。

似乎隨著社會潮流的步伐,我們難免變得討厭,難免會面目全非。
唯一一個「回到過去」,令你有一刻放鬆的時候,
就是這些老朋友的飯局。

因為你點變,他總是記得你最Kai一面。
此飯局很難約,一年也許只有一次。
話題也許冇助你開拓未來,
卻令你忘記現在的自己,想起從前的大家。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