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ng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剛過去的情人節,記者在花墟訪問買花的男人,其中一名老先生謂多年來習慣情人節送花給太太,當被問及有何相處之道,老先生謂老婆大聲自己就細聲,老婆再大聲自己就收聲,網民瘋狂Cap圖轉載,謂老先生食過夜粥,有幾下斤兩,又說應該是當事人親身經歷,字字鏗鏘,有血有淚,一定要好好記低⋯⋯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這位老先生的言行反應令我想起八十年代流行一時的《富貴逼人》系列裡的董驃叔叔,完全是屬於那個年代的香港男人代表,在外面裝大男人,但在惡妻面前自動噤聲,擅長自欺,永不正面衝突⋯⋯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然後時代好像又改變了,開始流行鄭丹瑞那種小男人,女權抬頭,女生賺錢能力以至職位都比男人高,香港男人連扮大男人都慳返。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然後然後,一不留神,竟然已是一街毒L與宅男,連小男人都沒多少了,這位忽然上鏡的花墟老先生,很old school,很令人懷念,實在要列為受保護動物好好呵護⋯⋯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聽說上海男人比香港男人更畏妻,每天清晨在街上買早餐給未睡醒的老婆吃的,全是已婚男人,街上也常常看到上海老婆罵老公,扭男人耳仔,瞓廳或者跪地抆耳仔更是屢見不鮮。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只不過一分錢一分貨,有失亦有得,有男人謂,如果真係娶着個皮膚又白又靚嘅上海女人,咁畀佢鬧吓都抵,但港女嘛⋯⋯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情人眼裏出西施,這位買花老先生的妻子也不一定風韻猶存,甚至可能真的跟《富貴逼人》的肥姐外形一樣,那又怎樣?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所有老夫老妻之所以能夠相安無事那麼多年,至今仍然一起,殘酷一點說就是懶惰,正面一點看待就是遷就,夫妻生活就是妥協的藝術。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敵進我退,敵退我退,猶如探戈,你大聲時我小聲,我大聲時你收聲,進進退退,回頭已是百年身……

王貽興專欄:愛老婆甘願收聲,花墟老先生身上學會的老夫老妻相處藝術

因為著緊,所以細聲,因為深愛,所以噤聲,日對夜對幾十年仍然願意笑著遷就妥協,這輩子也就這麼定了。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