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ng

做小三,做小四,也別做比她們更低賤的女人

做小三,做小四,也別做比她們更低賤的女人

她喜歡了一個男人很久,就在她和他享受着曖曖昧昧之際,那個男人選擇了另一個女孩。她感到很失望,但二人仍斷斷續續保持聯絡。就算她現在已有男友,仍會為這個男人心跳,為他緊張。她還會不時問及男人的近況,可是,愈問,愈覺男人對自己愛理不理。到她打算放下,數個月不找他了,男人又會忽然致電,約她出來吃個飯,見個面⋯⋯

by 陳詠燊

小三

約會時,她發現,男人不時向她暗暗調情。她有罪疚感,但被自己心愛的男人用言語挑逗,是一份戒不掉的心癮。
於是,她每次都赴約,每次都掩不住臉上一副被迷魂似的醉臉。
男人對自己沒有明確的行動,對於這種有若半個「小三」的曖昧關係,她愈來愈抽不了身,約會時的親密與挑逗,亦愈來愈強烈。
她問朋友,男人到底在想甚麼?

小三

「他與女友關係好嗎?」她的閨密問。
「已訂下婚期。」她答。
「他不會離開女友,又明知你喜歡他,這種舉動很簡單,他就是想你當他的第三者,做他小三。他只在等一個好的氣氛才出手而已。」
「若果能夠與他一起,我不介意做小三,我甚至可以與男友分手。」她直接地承認:「最好他能快點開口,別要讓我再猜下去。」

小三

隔了大約兩星期,男人忽爾又再約她。男人很少找得她這麼密。
第二天,她告訴閨密:「我很想哭。」
「為甚麼?」
「一切都被你說中了!我上了他公司,他抱着我,還吻了我。他在我耳邊說,想和我保持現狀,繼續久不久見個面,讓他抱抱,還鼓勵我不要和男友分手!」
「還哭甚麼?你不是早有當小三的準備嗎?」
「是,不過他在抱我之前,卻讓我知道,他已與女友分手,婚約取消了。他變成單身,卻還向我提出相同的要求,比起要我當小三,更難受。」

小三

原來她對這個男人來說,無論任何時候,最好的身份,仍然只是一個隨時候命、乾手淨腳、不用負任何責任的消閒女伴。
只要她還有男朋友,他就不用上身,因為他只想得到她的身體,而不是她整個人。
她愛這個男人,甚至不介意當小三,這次最讓她心痛的,是確認了男人真的從來沒有喜歡過她。她的感情,一直以來,都只是單向。

小三

她在這個男人眼中,原來一點也不特別。甚至可憐得連小三的稱呼都沒資格擁有。
男人肯確認你是他的外遇,至少代表他願意為你冒些風險,背負一些罪名;但現在的她,根本甚麼都不是,低賤得連一丁點的身份也沒有。
「我恨他。」
「他再約你的話,你還會赴約嗎?」
「⋯⋯不知道。」她嘆了口氣。
落到這田地,只因她的一切,根本早就在男人的掌握之中。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