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怡 I am ready for a new challenge

by Fa Lam

林保怡

娘家溫暖安樂,飯香撲鼻;外面風大雨大,變幻莫測。然而,孩子長大了,對窗外的花花世界躍躍欲試,總有離家的一天。去年年中,大台視帝人馬林保怡兩袖清風走出棲身了二十年的「娘家」家門,遠眺亞洲無限風光,縱使路向未明,卻自信能走出更廣更濶的康莊大道。大半年過去,保怡賽後檢討:「路,原來真的是由自己走出來的。」言下之意,對冒險變陣絕不後悔。

即到CosmoTV睇清晰版!
 

166796

近年電視台當家花旦小生紛紛離巢北上掘金,但仍然與「娘家」「藕斷絲連」,有的改簽部頭合約,有的承諾他日再度效忠,林保怡是個例外。他於去年五月約滿無綫後,撇撇脫脫走出「家門」,孑然一身,勇闖天涯。
「當時我並未轉投任何新公司,真的是揹着背包,拿支水、攞個麵包便走出去。」

非走不可
保怡與無綫合作二十年,早已穩坐一線小生寶座,從《金枝慾孽》到近期熱爆的《天與地》,視帝在大台地位穩如泰山,唯保怡形容這次乃「非走不可」。
「我並非對『娘家』有任何不滿,事實上,沒有TVB,便沒有今天的林保怡。TVB的確是一個安樂窩,有慣性收視,我演得好演得差都不會有人把責任賴到你身上,又毋須離鄉別井去拍劇,回到公司又有車位泊⋯⋯」
儘管如此,保怡偏偏就是一個不愛comfort zone、獨愛新挑戰的人。他以唐代詩人王之渙的詩作《登鸛雀樓》「白日依山盡,黄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總結「離家」的心情。
「每個藝人就像太陽一樣,會經歷日出日落,我在TVB多年,成績已算到達頂尖了,若要更上一層樓,便需要到外面的世界闖闖。我是一個不甘心停留於某一位置的人,要我一輩子就這樣,no。」
然而,離開當日,保怡對「更上一層樓」的畫面茫無頭緒。「我並不完全了解外面的世界是怎樣,我當然希望爬得更高,但亦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隨時『跌死』。」
保怡與無綫合作二十年,早已穩坐一線小生寶座

不屑跟風
北望神州,大概是很多香港藝人的出路吧。保怡約滿無綫後,決定上北京一趟,以行動向國內外製作單位明示,「我自由了」。結果,多個劇本送到他眼前,不少經理人爭相與他接觸,然而,他覺得,內地市場似乎無限大,但實際上選擇並不多。
「整個市場都流行跟風,清裝劇流行,多家電視台便一窩蜂狂拍清裝劇。我實在不想再拍一些欠缺新意的劇集,如今沒有大樹庇蔭,我更加要警剔自己嚴選劇本。」
保怡似乎已隱隱把目標鎖定於「電影」與「亞洲市場」,去年他拍了由日本富士電視台製作的劇集《六個陌生人》,飾演特工角色,今年初,亦終於簽約新公司,千挑萬選,只因新經理人與他的理念一致。「經理人覺得保怡較適合拍電影,雖然我不排除會再拍劇,但希望未來的日子可專注電影發展。」

三大難題
眾所周知,中國市場大,製作單位出手較闊綽,當紅藝人北上,前途與「錢途」往往也有一定保證。然而,在贏得漂亮成績前,哪管你是視帝影帝,也得像個小學生般重新適應。天氣、語言和文化差異,都是港星面對的三大難題。
北方的嚴寒天氣,便最令保怡吃不消。「我曾於冬天在青島拍劇,由開工『震』到收工,肌肉都幾乎僵硬了,遠遠超出我身體可承受的範圍。」
至於語言,他坦言在二千年時,普通話一句都不懂,今天能聽能溝通,全靠自學。「當時我已知道普通話的重要性,於是買了一大堆普通話的CD教材自學,空閒時也盡量收看中央電視台。」
文化嘛,內地要飲要食要應酬的交際文化,是香港不少藝人跨不過的心理關口,保怡明知難以改變國內文化,唯有選擇調節個人心態。「有些人對此會很抗拒,但我卻視之為真心的交往。」
不論身處大台抑或神州,保怡都有他一套力爭上游的生存之道。自言適應力特強的他笑說,他不賣樣,只賣演技和認真的工作態度。
「內地有千千萬萬的人才,紅過你靚仔過你後生過你的大有人在。林保怡可以sell甚麼,便是『真』,對每項工作,甚至每個訪問我都會很認真地對待。」
保怡承認,他是一個要求高的人。

律己寬人
保怡承認,他是一個要求高的人。當年離開消防及警察的紀律部隊崗位後,他為出名嚴謹的葉德嫻擔任唱片統籌,一樣應付得游刃有餘。「葉德嫻的要求很高,有些人覺得她很麻煩,但我明白她為何要這樣,因為我們都是同類人。」
昔日的保怡會律己嚴人,今日卻律己寬人。「我是那種講得出便做得到的人,以前也希望別人同樣對我,但現時知道現實不是這樣,所以,我目前對人會先『打個底』,當他做不到,自己亦不會因此而發火。」
遇上一些「大哥大姐」遲到幾句鐘,他真的看得開嗎?「哈哈,這其實是訓練EQ的好機會,他們遲到,由得他好了,這才能凸顯林保怡值錢的地方,導演下次不就繼續找我嗎?」
做好本分,不怨不悔,是林保怡的本色。出身基層的他,小時候家住鑽石山木屋區,當過五金工人、倉務員、office boy,做過紀律部隊,到今時今日躍身為歌影視達人,全靠個人拼搏,港人近年的怨氣未曾蔓延至他身上。「有甚麼好怨、好鬧呢?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別人給我甚麼,從小到大,想擁有的,我會自己努力去爭取;遇上壓力和問題,我拒絕逃避,只會面對。問題解決了,心情便會輕鬆。」
「路是由人走出來的」,這是保怡外闖後的最深體會,亦是香港人最寶貴的核心價值。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