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田英壽 Passion Always Comes First

by Fanny lam

宣布掛靴接近十載,日本前國腳中田英壽依舊是傳媒焦點。退役後,儘管旁人總愛為這位「國寶」的前途錢途出謀獻策,唯他一於少理,只因其人生路向一直只受"passion"擺布。因為對足球失去熱情,他於二十九歲的黃金盛年毅然離開球壇;因為對文化藝術充滿熱情,他窮六年時間遊歷日本國土。名與利,從來留不住他;唯有熱情,方可令他勇往直前!


自掛靴後,中田英壽先花三間時間到世界各地遊歷,再用六年光陰遊遍日本南北,在時尚活動亦同時出現其蹤影。中田所到之處,均是隨心而行。「有人可能會認為這樣做很酷呀,那樣做又不太好,但與我何干?我一直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因為這才是我。」

訪問期間,他經常把"passion"掛在嘴邊,誠然,熱情主宰了他的人生。從足球壇、時尚界,再到文化圈,他一直都是懷着無限熱情而為之。

 


足球:只踢不看


一九九八年,日本於世界盃賽事雖然三戰全敗,唯國腳中田英壽的光芒不減。他自二十一歲加盟歐洲強隊,卻於二十九歲閃電告別球壇。「那麼年輕便退出,是因為我對足球失去原有的熱情。要繼續踢下去不是難事,但那只是為金錢而踢,我不想這樣,所以決定停下來。」

不少足球名將或會在退役後以教練身份回歸球壇,偏偏中田再找不到回到球場的理由。的確,這些年來除非為慈善出戰,否則球迷再難看到偶像腳法。「對我來說,足球是用來踢的,不是用來教的,所以我從來沒想過當教練。到今天,我依然喜歡踢足球,卻甚少留意球圈消息和觀看賽事,並非因為我不在乎,只是當你經常身處其中,態度便會變得嚴肅,熱情亦可能因此而減退。」

對於過去十多年的足球生涯,中田無怨無悔,畢竟他曾經「真心愛過」,只是既然「此情不在」,他揮一揮球衣,走得灑脫!

 


時尚︰十分愛

「歐洲有碧咸,亞洲也有中田英壽呀!」所說的正是兩位型人球星的時尚指數。的確,憑着超酷外表與時尚觸覺,中田一直都是時尚界的寵兒。他本人亦直言︰"I like fashion so much."

不管是掛靴前後,他都是不折不扣的時裝迷。「少年時代只顧練波,根本沒有時間認識時裝,即使有,我也沒錢買靚衫呀。隨着到意大利展開職業生涯後,認識了不少時裝設計師和時尚圈中人,他們讓我更認識和愛上時裝。」

雖然中田早已被奉為時尚icon,唯他對此封號未見受落。「我不是fashion icon,亦沒有喜歡的fashion icon。時裝的確存在潮流,但不代表你需要跟從。穿衣就像吃喝一樣,你必須根據個人喜好而挑選喜歡吃的東西,而非別人告訴你要吃甚麼,所以我的穿衣之道,就是令自己舒適和快樂。」

雖然是時裝癡,但中田無意轉戰時裝界,原因很簡單︰「因為太愛了,如果成為時裝設計師,我覺得too much,反而會令熱情退卻。」話雖如此,但他最近仍然踩過界,初嚐當設計師的滋味,與意大利品牌Damiani合作設計珠寶系列。「一來我與品牌的行政總裁是好朋友,二來,是次活動的主要目的是為非洲的慈善項目《Home For All》和《Clean Water Project》籌募經費,所以我便答應了。」

不過,當向設計界奉出「第一次」後,中田始發現︰「設計原來很難,也許是因為我沒有太多才華吧。」

 

 

「我希望每天都能投入百分百熱情,充實地生活。如果你每天只付出百分之八十,即使你能活到一百多歲,但生命的意義何在?」

文化︰落力「推銷」 


縱使身為土生土長的日本人,但中田在回國後,竟花上六年時間,展開日本歷史文化探索之旅,拜訪無數農夫、清酒釀造師和手工藝工匠等,旁人覺得詫異,他卻認為理所當然。「回國後,我發現自己對國家一無所知,很想深入發掘出生地的一切。」

六年遊歷,讓中田如獲至寶,亦奠定了他未來的方向。「我發現日本有很多出色的產品,但世界卻未必知道,只因它們缺乏宣傳和推廣。既然我認識不少外地的朋友和傳媒,應該有能力作為中間的橋樑,把優秀的東瀛文化介紹給全世界。」

中田雄心壯志,更以清酒文化作為起步點。「單是香港已有無數的日本餐廳,但沒有多少人知道日本的清酒品牌。事實上,日本的清酒品牌多達一萬個以上。」因此,他不僅研究日本清酒歷史,更造訪了多間清酒釀酒廠,同時成立清酒品牌"N"。「不論是製酒過程、酒樽設計,以至推廣等每一環節,我都參與其中。但我不是只想推廣自己的品牌,而是希望能全面傳揚日本的清酒文化。」

他強調,清酒只是第一步,未來還希望能把更多引以為傲的日本工藝帶到世界。「我今天所做的事,並非為金錢,全因熱情驅使。我沒有意圖把自己打造成為一個明星,反而想幫助更多才華潢溢的日本人,包括設計師、釀酒師、廚師等,能夠登上世界的大舞台。」

對未來,中田找到方向,卻沒有確切目標,活在當下,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方是他的生活哲學。「雖然我不是全世界最知名和最有錢的人,但如果我要賺錢,我可以有更容易的門徑,例如當足球教練。但我不會妥協,因為我只想做只有中田英壽才能做到的事情。」

儘管障礙總是無處不在,他卻一點也不怕。「生活本來就不是一件易事,如果所有事情都容易做到,那你根本不會enjoy。當你經歷過重重障礙,滿足與快樂才會隨之而來。」

 

 

「足」目事件簿


中田三次代表日本隊出戰世界盃,並於一九九七及九八年蟬聯「亞洲足球先生」。首次出戰世界盃後,已獲歐洲球隊垂青,於外地展開了八年的職業足球生涯。

他曾協助羅馬隊奪得意大利甲級聯賽冠軍,並外借至英格蘭球隊博爾頓一年。二零零六年,隨着日本隊在世界盃出局後,中田宣布掛靴。


 

 

text by Fanny lam

photos by Eric Seto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