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
為你推薦其他影片

Gen C Force|退出《後生仔傾吓偈》轉做全職跳高運動員 鄧伊程:趁青春搏盡!

Gen C Force|退出《後生仔傾吓偈》轉做全職跳高運動員 鄧伊程:趁青春搏盡!

青春向來都是本錢,年輕更是「試玩」的好時機。現年21歲的香港跳高運動員鄧伊程(Tiffany)想用青春賺取更多人生經驗,趁後生搏到盡。兩年前她不但加入TVB清談節目《後生仔傾吓偈》做「後生仔」一員、又參與《姊妹淘》做節目嘉賓,現為全職跳高運動員的她,早前更以1米77紀錄,刷新個人最佳成績(PB),無疑為人生又立下一里程碑。回想你的21歲,你有否為自己的人生搏盡?


加入《後生仔傾吓偈》闖娛圈

加入《後生仔傾吓偈》闖娛圈
▲ Acler 白色連身裙 from Lane Crawford;Swarovski 白色水晶耳夾及白色水晶戒指

 後生仔就是無憂無慮,本着「試玩」心態加入《#後生仔傾吓偈》的鄧伊程,說話明顯比同年人更為成熟健談,面對鏡頭亦然而自得,她笑言是做「後生仔」的功勞:「我18歲已加入這個節目,確實會令我成熟不少。節目拍攝氣氛很舒服,不用背稿,好free flow,也認識了不少朋友,我真的很enjoy這段時期,如果當年沒有放縱自己加入節目玩,一定不會是現在的我。」

讚陸浩似爸爸 與「師姐」麥明詩最好傾

讚陸浩似爸爸 與「師姐」麥明詩最好傾
▲ Fendi 彩色刺繡Baguette手袋、藍色連身褲及印花短靴;APM Monaco 耳環、彩色裝飾手鏈及戒指

節目之所以能長青和具趣味性,主持人陸浩、麥明詩和馮盈盈佔了一大主因,鄧伊程點頭認同,更指他們私下性格令她意想不到。 「陸浩對我來說是爸爸的角色,他很suppostive同caring,就算off camera都會主動與我們聊天、噓寒問暖。」她透露,節目要到夜晚11、12點才拍攝完畢,馮盈盈和麥明詩都會充當她的柴可夫司機。「她們好nice,不介意我坐她們的順風車,加上Louisa(麥明詩)是我(女拔)的師姐,我們經常大談DGS的趣事,而盈盈真的甚麼都會講,好好笑。」 

 

日練6小時體能 父母均是田徑好手

日練6小時體能 父母均是田徑好手
▲ Loewe 粉綠色連身裙、綠色針織背心、太陽眼鏡及黑色短靴;Swarovski 水晶閃石耳環

兩年後,麥明詩已談出幕前,而鄧伊程亦選擇退出節目,全職做跳高運動員。「我考慮了很久,,不竟運動員生涯不長,想將最黃金的時間放在訓練上。」現時就讀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及康樂管理系學士的她,父母是田徑好手,媽媽曾是跳高運動員,從少便安排鄧伊程接觸各類運動。「你講得出的球類運動我都有玩過,田徑游水也不例外,就連芭蕾舞、音樂都識。」

 

Gen C Force|退出《後生仔傾吓偈》轉做全職跳高運動員 鄧伊程:趁青春搏盡!
▲ Acler 白色連身裙 from Lane Crawford;Swarovski 白色水晶耳夾及白色水晶戒指

筆者笑言,豈不是十項全能?鄧伊程歎了口氣,苦笑說:「小學時期差不多每個summer同weekend都在做訓練,試過我早上練水2個鐘,放學再練2個鐘跳高,再去游水,功課盡量會在lunchtime或小息完成,日復日都是這樣,超累。」

實現夢想必先犧牲時間

實現夢想必先犧牲時間
▲ Fendi 彩色刺繡Baguette手袋、藍色連身褲及印花短靴;APM Monaco 耳環、彩色裝飾手鏈及戒指

鄧伊程笑言,直到中六要考DSE她才「知死」,無法再兼顧多樣興趣,唯有揀其一,「發覺真的不夠時間用,所以在田徑和跳高之間,我選擇了跳高,因為可以代表香港隊出賽,而且發展潛力比較高。」
要當全職運動員,最大的犧牲莫過於時間。「我每日的行程都是一樣的,5點半起身食早餐,6半出門口,8點去到體院做訓練,下午4點鬆離開體院,回到家已經是晚飯時候,每日就好像一個機械人,朋友都好難約到我出街。」

 

自言生活似機械人 曾想放棄跳高

自言生活似機械人 曾想放棄跳高
▲ Loewe 粉綠色連身裙、綠色針織背心、太陽眼鏡及黑色短靴;Swarovski 水晶閃石耳環

不過付出總算有回報,早前鄧伊程以1米77紀錄,刷新了個人最佳成績(PB),可謂繼楊文蔚後,體壇又一跳高新星,不過鄧伊程對於成績卻擰擰頭指:「我仲未滿足!我覺得自己的能力遠比現在的成績好,希望可以跳過1.8米。」她解釋:「對我來說,能去到1.77這個位確實不容易,因為途中遇到很多樽頸位,有段時間我直情不想去做training,成績一直不上不下,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好無動力,足足維持了3個月,心情很咀喪。」

Gen C Force|退出《後生仔傾吓偈》轉做全職跳高運動員 鄧伊程:趁青春搏盡!

心病還需心藥醫,要走出死胡同,或許只需要一個轉念,鄧伊程心有體會:「跳高很有趣,它與其他運動不一樣,每一次試跳後你都會即時知道結果,你必須要盡快調節心情,不然會影響到成績,這造就了我有很高的心理質素和抗壓力,所以教練都叫我做『心理王』、『比賽王』。」

「介意」與楊文蔚比較 視對方為學習對象

「介意」與楊文蔚比較 視對方為學習對象

除了要面對比賽,還有要適應比較。鄧伊程直言,不少人稱她為「楊文蔚師妹」,問到會否介意時,她即激動指:「可能我們的外形很似,有次就連體院的姐姐都以為我是楊文蔚的家姐,明明她比我大很多,哈哈,其後我看見她都會笑說,我是姐姐,她是妹妹!」

Gen C Force|退出《後生仔傾吓偈》轉做全職跳高運動員 鄧伊程:趁青春搏盡!

「發洩」過後,鄧伊程淡然指,比起壓力,楊文蔚更像是她的模仿對象。「我覺得不要比較,我們優勝的地方不一樣,大家記得我是楊文蔚師妹也不是壞事,at least別人記得你,而且我跟她很相似不是很好嗎?我會令自己做得更好、更加似她,哈哈!」期待這位體壇新血在年底全運會的表現。

Photo by Man Wai
Styling by Sandy Chiu
Styling assisted by Bobo Lau
Makeup by Angel Wong
Hair by Nicky Wong

成為 BFF Club,每月可享驚喜專屬優惠
繼續睇
MORE FROM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