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ing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Change”,一個小學雞都懂的字彙,套用到人生,不是人人懂、人人願意付諸實行,「社企歌手」李昭賢(Clara)卻做得到。30 something,在時裝名牌都已身居要職,好應該享受當下「三高」成果;卻突然轉個身,拋薪棄職,裸辭去做歌手,但又再三自白:生平不作歌星夢。這下子,很明白為何連宇宙黑洞大奧秘也看得透的已故傳奇科學家霍金也嘆謂:女人,完全是個謎!


30+裸辭令我重生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如果沒有三年前的變動,我的mindset,這輩子就只會一乘不變。那次改變,不是lifestyle上的不同,而是整個思考方式也三百六十度改變。對我來說,是一次重生。以前在大公司做merchandise planning,朝九晚九在辦公室,普通OL一個,除了替公司處理數據分析,基本上不用想太多,將迎面而來的工作做好就可以,你應付得來,便有職升,老闆會欣賞你;就是這樣,在漫無目標下,做吓做吓又十年八年。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我雖然是好勝白羊座,做事一定出盡全力,卻沒有多遠大前瞻性,大學時選修會計,只因「興趣」可拿到好成績;畢業後揾工,甚麼也試,包括廣告公司、marketing、電視台新聞報道員,因我根本不知自己想做甚麼,只知自己不想穿搭formal去上班。之後誤打誤撞,入了fashion大機構,感覺蠻不錯,因自己平時都鍾意行街買衫,還可以學以致用,做一些和數字、分析有關的工作。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直至三年前,對於每日要OT至晚上十時,周末也得上班的生活,真是做到個人「散散哋」,人到三十多歲,會在想:「人生是甚麼?做到隻狗咁,為咩?」但仍是工照返,因覺得有一群好同事、好老細,一起拚搏。殊不知,突然收到老細被解僱消息,多年來替公司盡心盡力、立過不少功勞的人,竟然被人辭退!那我為何仍要這麼辛苦去捱?於是憤而辭職,當時是完全無計劃,下一步將會如何。

 

明明是綠燈,轉眼變成紅燈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請辭初期,曾懷疑過自己,會不會因無所事事,心癢癢,兩星期就想着要返工?因我是一個很需要知道自己有甚麼要做的人,我今天去hea的話,必須要有hea的理由。不過,重操故業的念頭很快便已經打消,因忽然證實患上青光眼,右眼神經已死得七七八八,之後會不會失明,仍是未知之數,假如純粹為了錢而再投入大公司行列,太沒意思了。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事隔數月,在一次朋友聚會認識了Vicky馮穎琪,她提到即將開幕的live house,正物色一個主持人兼駐場歌手,主要做的是唱唱廣東歌和搞氣氛。聽後,覺得:我不就是合適人選?因年少時,唱過musical,參加過歌唱比賽,上台對我來說,不是甚麼陌生事情;學校的表演節目、朋友婚禮,也由我做MC,與人mingle吓,搞氣氛,正是我強項;加上我對很多廣東歌都很熟,於是,Vicky認為我試一試。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整件事的發展都很隨緣很organic,能成為歌手,絕非因為我要圓甚麼鴻圖歌星夢,我的intention只不過想人開心;唱吓唱吓,認識多了一些音樂人,機緣際會,又有份參與某實業集團的音樂微電影製作,主唱jingle《還未抱過的人》,之後還成為派台歌。去年年尾,更開始在張老闆張敬軒的餐廳登台。一切,都是機緣將我帶到這個圈子。Vicky也知我唱歌不為甚麼歌星夢,於是為我定位成為「社企歌手」:當一個專為社會做好事的歌手,幫助budget有限的非牟利機構,做嘉賓歌手。一切似乎也進行得很順利,我還以兼職身份,替Vicky另一個新成立的社企「一個人一首歌」,處理行政事宜。但這時,我感到很不快樂,並徘徊抑鬱邊緣。

與自己對話,可改變未來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由裸辭至進入另一種生活及工作模式,又識到一大群以前從未遇過的free spirit好人,經歷很開心。但當擺脫從前那框框而跳進一大片廣闊天空後,竟一度令自己不知何去何從,尤其與身邊的人比一比,發現他們都很有目標,例如,想做好音樂、出隻碟、要在紅館開演唱會,然後會積極爭取機會、張羅很多事情。反觀自己,似乎已知道所為何事,實質又不知自己在做些甚麼,即將方寸大亂。我不是不喜歡音樂,但又不會如他們那樣覺得music is my life。總之,整件事也synchronize不到自己的腦袋,很容易便去否定自己,經常問自己:你到在這兒做甚麼?現時我是成功還是很不成功?我是不是應退下來?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在別人眼中,我的確蠻有自信,其實內在有很多心結,既怕人家會不喜歡我,又在潛意識中覺得自己不deserve目前所擁有的;每做一件事,都有很多很多不肯定。於是,我用了一段時間,看了很多書,跟自己作深入溝通,尋求問題癥結。結果發現,三十五年以來,自己一直無認真思量過,真正想要的是甚麼,生命是甚麼?所以,當見到那些為人生目標而奮力的人時,就覺得自己實在浪費了太多時間;我因自責不懂得用正面、健康方式去思考,而感到極不快樂。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但目前,我已清楚,我既有少許歌唱天賦,又能幸運地遇上伯樂;如歌手身份是個means,能帶我去更多地方,幫到更多人,就是我做音樂的意義與動力;因目前大前提只得一個:助人。

 

最想擁抱,還未抱過的人是……

裸辭後改變人生!社企歌手李昭賢走過抑鬱青光眼:「做音樂的意義是助人!」

Clara去年推出的派台歌《還未抱過的人》,描述都市人因拚命工作錯過關心身邊的人;那麼,當事人在當下,又有甚麼想hug一hug的「還未抱過的人」?「阿媽。之前朝九晚十忙於工作,連她說話節奏慢一點,也會很不滿:『可否講快啲呀?不要嘥我時間!』」Clara表白,就算母女也有衝突位,還是覺得你最好。

Photos by Keith 

Makeup & hair by Kubi 

Location@1563 at the East

 

LOAD MORE